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太古狂魔在線閱讀 - 2689.第兩千六百八十九章 再信你一次!

2689.第兩千六百八十九章 再信你一次!

        張幼儀胸膛劇烈起伏,秦宇的質疑的話語又激起了她內心的戾氣。

        不知為何,秦宇這種質疑的態度,讓張幼儀火冒三丈。

        但這次,張幼儀卻強行壓了下去,她知道接下來不能意氣用事,否則,真無法離開此地了。

        “是!我有方法。”張幼儀盯著秦宇道。

        “說說!”秦宇道。

        “你別管,我可以讓他去幫你解開陣法,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張幼儀道。

        秦宇想都沒多想,直接道:“時機成熟我會帶你離開的。”

        無非,張幼儀要他答應的事就是放她出去了。

        張幼儀語塞,瞪著秦宇,憤怒的道:“那我們沒什么好談的了。”說著直接閉上了雙眼。

        秦宇眉頭微皺,看著閉眼的張幼儀,又看了看這陣靈,心里著實有些無奈。

        過了少許,秦宇道:“現在你真不適合出來,否則,不但會連累我,反而會害了你自己。”

        張幼儀猛的瞪開了雙眼,道:“不用你說,如果真有什么危險,我自己也會要進來。而且,你認為你比我更會分辨什么是危險?別忘了,我是死過一次的人!再說,如果真遇到什么危險,你走你的,可以不用管我,我若魂飛魄散了也不會怪你。”

        秦宇看了眼張幼儀,心里冷笑,如果真讓她逃了,只怕自己再無安寧之日。

        這張幼儀比起逐荒絕不遜色,甚至更加睚眥必報,不計一切手段都會報復。

        那時…還會有安寧之日?

        這也是為和秦宇一直想將張幼儀看住的主要原因了。

        秦宇也不是沒有想過殺了張幼儀,但總感覺殺了張幼儀也會帶來劫難。

        因為她的身份似乎是真的不簡單,而且和背劍奴之間似乎有某種關系,只怕,自己真要殺她,背劍奴也不會坐視不管了。

        殺殺不得,又不能放走,對于張幼儀,秦宇也很頭痛。

        “好,我答應你,但有個先決條件,如果你想趁機逃離,或者胡言亂語,那么,一切都不做數了。”秦宇認真思考后道。

        陣靈不住出手,根本進不去那老神山了,只能先答應張幼儀了。

        “你要對劍爺爺以道心起誓!”張幼儀惡狠狠的道,顯然不相信秦宇的話。

        秦宇臉上肌肉一抽,看著張幼儀,道:“我說了只要你不趁機逃離和胡言亂語,就不會將你在困在這里。我說話算數。”

        “如果你想逃,或者胡言亂語了,就算發誓了有何用?”秦宇冰冷道。

        張幼儀看著秦宇似乎動了真火,又強行壓下了心中的戾氣,她道:“好,我再信你一次!!!”

        “放了我!”張幼儀道。

        秦宇也不多說,將道鎖蒼天解除。

        “將他也放了。”張幼儀又看向陣靈。

        秦宇眉頭微皺,這陣靈若放了,若發動攻擊了該如何?

        “讓你放了就放了,出了什么事,我張幼儀擔著!”張幼儀大聲道。

        秦宇看了眼張幼儀,心里雖詫異,但還是如張幼儀所說,打開了陣靈的道鎖蒼天。

        畢竟,在這里,陣靈也逃不到哪里去。

        道鎖蒼天解除后,一股恐怖的威勢籠罩著秦宇,那模糊身影已經站了起來,雖然看不清面容,但秦宇能夠感受到他在盯著自己。

        “出去看看那陣法吧。”張幼儀道。

        秦宇看了眼模糊的陣靈,又看了看張幼儀,心里不知道這張幼儀到底用何等手段,竟然這陣靈沒有發作。

        沉吟許久,秦宇將兩人都帶出了神魔之墓石碑空間。

        “前輩,就是這里有陣法!”來到山脈上后,秦宇道,神色中還帶著一份戒備。

        戒備這陣靈會發難。

        而讓秦宇松了口氣的是,這陣靈并未動手。

        重見天日的張幼儀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口氣,就在沁人心肺的清香涌入肺腑時,張幼儀猛的瞪開了雙眼,看向了一方,驚奇道:“這是…”

        說著,張幼儀連連深吸了口幾口氣,道:“好熟悉的香味啊…”

        秦宇看都沒看張幼儀,而是看著陣靈,道:“前輩,還請解開這陣法。”

        奈何這陣靈根本不聽秦宇的,站在張幼儀身邊一動不動。

        張幼儀這時也回過神來了,她睜開了雙眼,興奮的看向老神山的方向,隨后,朝著陣靈道:“陣爺爺,你能解開這道陣法嗎?”

        秦宇臉上肌肉劇烈抽搐,這就是張幼儀的方法?

        而接下來的一幕,竟讓秦宇目瞪口呆,這陣靈竟真的聽張幼儀的話,緩慢飄向了前方,最后盤坐在前方上空。

        這…

        秦宇愣愣的看著陣靈,又情不自禁的撇了眼張幼儀,心里極其好奇這張幼儀是如何做到的。

        察覺到秦宇的目光,張幼儀冷哼了一聲,看都都不看秦宇。

        秦宇苦笑,但也沒多說什么,只要這陣靈解開這陣法就可以了。

        籠罩這老神山的陣法似乎極其非凡,讓陣靈都感到棘手。

        秦宇也不急,靜靜等待起來。

        反倒是張幼儀在眼珠子一直在亂轉,似乎是在打量著這片天地。

        等待了約莫半日時間,靜靜等待的秦宇只感覺前方視線急劇一變,一座巍峨巨山,突兀的浮現在視線之中。

        讓秦宇驚懼的是這巨山極其龐大,比起山魂的本體還要大近十倍,站在這巨山之下,秦宇有股螻蟻般的感覺。

        縱然秦宇這些年見過諸多大山,也不僅被眼前的巨山給驚到了。

        就在這時,一股濃郁的清香再次撲鼻而來,秦宇渾身毛孔都情不自禁的打開,貪婪的吞噬著這股清香味。

        秦宇猛然醒悟,神識擴散,試圖尋找著果樹,而張幼儀直接朝著大山上空飛了過去。

        “小心,還有殺陣!”陣靈發出了滄桑之聲。

        張幼儀身體猛的一頓,連忙停了下來,秦宇也悄然收回了步伐。

26选5几点开奖 双色球最新开奖结果 分分彩玩法介绍图 注册就送的电子游戏平台 排列五中奖达人 光大证券股票行情软件下载 云南期货配资公司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帮我选个号码 网赌网址 福利快乐双彩 今日安徽十一选五号 黑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定牛 福彩10选5玩法介绍 天津快乐十分购买 安徽11选5遗漏一定牛下载 2012年上证指数记录 彩票预测最准的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