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師父是神仙在線閱讀 - 第1797章 頭號必殺之人

第1797章 頭號必殺之人

        電話掛斷,楊毅云臉色有些發苦“不知不覺竟然晚上九點了,今天晚上上班要遲到了,但愿別被扣全勤。”

        楊毅云出身貧寒,上大學的學費都是他晚上在酒吧兼職賺來的,每天晚上八點半上班,現在已經遲到半小時。

        急匆匆跑出公園,咬牙打的去了酒吧。

        雖然現在他得到了十二劫散仙的傳承,可以說憑腦海中老邪傳授的任何一門修真法門,都能混的風生水起。

        但是,目前他還沒修煉,只不過身體被老邪元神力量洗髓伐毛后,比之常人力量大一些而已。

        依舊是個肉體凡胎,是個窮學生,兼職工作還得做下去。

        到酒吧后,經理也只是嘮叨了幾句,也沒有說什么,只是讓趕緊去工作,今天周末客人很多。

        楊毅云好換服務生衣服,開始穿梭在各個包廂,傳送酒水,一直忙碌到凌晨兩點才算是過了高峰期,得空去了廁所。

        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在過道上他忽然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是班花柳玲玲。

        只見她被兩名一看就是混子的青年攙扶著走進了包廂。

        楊毅云在酒吧見過了各種事,一看就道知柳玲玲被人下藥了。

        要是換做其它人,這種事他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就過去了,可是現在,楊毅云心里糾結了起來。

        柳玲玲是同班同學,又是班花,和很多男生一樣,楊毅云也將她當作過女神,雖然兩人平日里沒說過多少話,可是終究是同學。

        剛才的兩名青年一看就混子,帶她去包廂,自然能猜到結果。

        到底管不管……?

        楊毅云心里掙扎了起來。

        隨即想想自己現在被師父洗髓伐毛改善過體質后異于常人的視聽和力量,楊毅云覺得,對付兩個混混應該不成問題。

        他一咬牙“干了,罪得社會上的混子就得罪,老子不能讓自己后悔。”如果不管,柳玲玲的一生就毀了。

        再則他也想試試,被師父洗髓伐毛過的身體,到底和常人只見有什么區別,就當是一次小試牛刀,反正幾百斤的巨石他都能輕松抱起來,對付幾個混混應該不難。

        脫掉工作服,楊毅云走到包廂門口敲門,半響沒動靜,仔細一聽里面音樂聲很大,索性抬起一腳踹過去。

        “碰~”

        這一腳力量之大,門扇都被他踹斷裂。

        包廂門被楊毅云一腳踹開,但是里面的情況卻是讓他一愣。

        只見包廂里,不止是剛才進去了兩個不良青年,有六個人。卻不見柳玲玲的身影,在余光中看到了包廂洗手間有人影晃動,便知道她被帶到了里面。

        一對六,人數有點超出楊毅云的預料,但是已經沖了進來他就不會后退。

        這時候音樂也停下,六個人全都一臉不善的看著楊毅云,一個黃毛青年瞪著眼“你丫有病吧?誰啊你?”

        這種人楊毅云在夜場見多,也不廢話一腳踹過去“我是你大爺。”

        “碰~啊!”黃毛青年被楊毅云一腳踹飛落在了墻角。

        另外五人,手中抓起啤酒瓶對著楊毅云打了過來。

        “碰碰碰~”

        “啊啊啊……”

        不到半分鐘,六個人全都哀嚎著躺在了地上。

        此刻的楊毅云對自己信心大增,他發現自己的力量和感官,敏銳的嚇人,就這樣的混混,別說六個,就是二十也不夠他打。

        來不及多想,連忙走到洗手間旁邊,很粗暴的一腳踹開玻璃門。

        “咣當~”

        果然,柳玲玲在洗手間,此刻正在被一名青年拔去了上衣,看樣子剛要準備獸行。

        楊毅云送了一口氣,還好及時,不然柳玲玲就毀了。

        楊毅云的出現,讓青年有些驚慌。

        “你特么誰啊?知不知老子是誰?告訴你別特么多管閑事。”

        阮文浩在最初的驚慌后鎮定了下來,他今天好不容易將柳玲玲騙來,眼看就要達成所愿,哪知道半路殺出個程咬金。

        阮家和柳家是生意合作伙伴,從他兩年前見到柳玲玲后,就被迷的神魂顛倒,可惜柳玲玲對他一點都不感冒。

        幾次追求反被柳玲玲冷嘲熱諷,弄的他很火大,今天終于找借口將柳玲玲騙來酒吧,給她下藥,準備霸王硬上弓。

        楊毅云沒有回答,直接走過去一腳踹在了阮文浩下身。

        “啊~”殺豬一般的慘叫后,阮文浩直接暈了過去。

        將地上的衣服撿起來,給柳玲玲披上,楊毅云抱起她就走。

        他看得出來,這個對柳玲玲圖謀不軌的青年,一看就是有錢優勢的紈绔,暫時還惹不起,目的是救人,趕緊離開酒吧再說。

        抱著柳玲玲從酒吧后門離開,一路狂奔到了一處巷子才停下喘口氣。

        這時候,楊毅云沒想到懷里的柳玲玲如雙手纏在了他脖子上,眼睛迷離,對著他就開始親吻。

        軟軟溫潤的嘴唇讓楊毅云癡迷,但心里也知道,這是她藥力發作的原因,不能乘人之危,否則就和剛才青年沒什么區別了。

        心里患得患失的推開懷里的柳玲玲,楊毅云腦海中搜索了一下醫理方面解毒之術,片刻就有了解決之法。

        在柳玲玲身上幾處穴位以點穴按摩的方法給她釋放體內的藥力,便能讓她清醒過來。

        最后一手完成后,懷里的柳玲玲體溫不再發燙,也不再扭動呻吟,眼神恢復了清明。

        可是楊毅云沒想到,下一刻,柳玲玲帶給他的不是一聲感謝。

        而是一個響亮的耳光。

        “啪~”

        “是你……楊毅云?畜生你對我做了什么?”

        柳玲玲推開楊毅云怒吼而視。

        楊毅云冷不防被柳玲玲一巴掌打蒙了。

        特么救了你,沒有感謝,還打罵?

        頓時楊毅云就火了“你特么有病吧?要不是我你早被人圈圈叉叉了~仔細想想你在酒吧碰上的是什么人?”

        被楊毅云怒吼一頓,柳玲玲也回過神來,她只記得今天是阮文浩約她出來……只記得阮文浩給她喝了一百果汁就暈了過去。

        因為阮家和柳家有生意往來,阮文浩的死纏爛打,弄的她不厭煩,柳玲玲也想告訴阮文浩以后別再煩她,就來了酒吧見面。

        現在想想,柳玲玲便明白了過來,是阮文浩這個王八蛋給自己下藥了。

        至于楊毅云這個平日在班上孤僻的同學,她聽人說過他晚上在酒吧兼職打工,這就明白了,是楊毅云救了她。

        想明白后,柳玲玲在詫異楊毅云居然和平日判若兩人的性格,這小子平日都不帶和人接觸的,沒想到今天不僅救了自己,還對她怒吼,這個一點都不像班上那個孤僻的楊毅云。

        “對不起,我誤會你了。”柳玲玲道歉。

        “哼,免了,別把我當成犯人就好,再見!”楊毅云心里還憋著火,對柳玲玲哼了一聲就走。

        看著楊毅云轉身就走,柳玲玲心里恨的牙癢癢,都懷疑自己魅力是不是打了三折?堂堂班花居然在這小子眼中一臉的嫌棄,就算是誤會打了你一巴掌,也沒必要這樣吧?

        看看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影都沒有,已經是凌晨打車都不容易,柳玲玲有點害怕。

        “楊毅云你等等~”她跺跺腳連連忙追了上去。

        楊毅云沒好氣道“你跟著我干什么?回學校去啊!”

        “我害怕~”柳玲玲弱弱說了一聲。

        “拜托學校也不遠,十幾分鐘也能走過去,我是住在外面的,你自己回去吧!”因為晚上在酒吧兼職,為了上班方面,楊毅云在外面租了一個小單間。

        “這都已經凌晨快三點,學校大門早關閉了,楊毅云你能不能帶我去酒店開房?”柳玲玲臉色通紅說道。

        “啥玩意……?”楊毅云瞪大了眼睛,他沒想到柳玲玲居然會提出這么個要求。

        。

26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