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先婚厚愛,厲少的神秘啞妻在線閱讀 - 第八百六十四章 有何之懼?

第八百六十四章 有何之懼?

        漂洋過海的輪船,如大海中的一葉扁舟,那樣弱小,又那樣神秘。

        船艙內單獨的小房間里,因為沒有窗戶,也無法看見外面的一切,更沒有鐘表等東西,所以舒窈和莫晚晚被關了很久,但具體是多久,她們根本不得而知。

        只是憑借著感覺,好像應該是三天左右的樣子,可能是三天四夜,也可能是四天整這樣。

        輪船一靠岸,男人就來到了這個房間,照例又是將黑色的類于頭罩一樣的東西套在了舒窈和莫晚晚的頭上,然后解開了她們勃頸上的鎖鏈,取而代之的將彼此手腕捆綁起來,再領著她們踏出了這個房間。

        下了船,沒走多久,就上了車。

        然后就是漫無目的的一段行駛,不知道具體去了哪里,舒窈嗅到了一陣濃烈的汽油味道,車子停了一會兒,再度起步后,又行駛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左右,再度停下了。

        船只過后,是車子,然后就是什么,舒窈還不確定,但依稀被人攙扶著坐上了什么東西,待起步后,她被螺旋槳那劇烈的風力攪動聲,就知道了,一定是直升機。

        行駛了三個多小時,直升機停下,兩人再度被人攙扶著下機,又坐上了車子,這一次行駛的時間有些長了,差不多八個多小時,從白晝到了日落,中途有男人略微扯開了她們的面罩一些,將一瓶飲料遞給彼此,讓她們兩人先喝一些水。

        待再抵達目的地時,舒窈仍舊戴著面罩,周遭一切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只能通過感覺器官盡可能的感覺周遭,好像是……有種置身森林的感覺,因為能聽到些許的鳥兒鳴叫,也能嗅到依稀的花香,還有那種下過雨后,大地煥然一新的泥土氣息。

        只是,森林?

        舒窈還是有些不敢確定,一直被人攙扶著這樣行進,她也不能做任何,除了配合,也只能如此。

        大概走了差不多半個多小時左右,才抵達了某處,貌似有臺階,旁邊的男人還出聲提醒。

        莫晚晚可能有些走神,沒注意提醒,以至于腳下一不留神,險些被臺階磕碰到,不慎一趔趄時,旁邊男人一把扶住了她的腰,問住了她的身形,同時也禮貌的說,“抱歉。”

        男人指的是不該有這樣的親密肢體接觸,但這種情況,作為‘綁匪’能有如此態度,和這般禮遇,莫晚晚又還能說什么?

        “沒事的。”

        她淡淡的,然后繼續被男人攙扶著往里面走。

        越過了一段臺階,就抵達了目的地,隨之也有人直接動手扯掉了舒窈和莫晚晚臉上的面罩,但并未替兩人松綁。

        突如其來的光線明亮,讓兩人著實有些不適應,好半晌,才慢慢適應了這樣的強光,兩人四下里看了看,是一棟非常奢華的房子,很大的別墅,樓上客房頗多,樓下布局也非常華美。

        旁邊有十幾個威武的壯漢,每個人都膀大腰圓,五大三粗,但每人都猶如機器一般,面無表情,只筆挺的站在兩側。

        莫晚晚無措的吞咽了下口水,下意識的看向了舒窈,因為陌生的環境,也不知道等下又會發生什么,兩人不敢輕舉妄動,也不敢隨便開口說話。

        不過須臾,就有一個看樣子是領頭的男人從廚房的方向走出,手中端著托盤,里面各式各樣的飯菜,一應俱全。

        同時,男人的身后,還有兩個男人,大體上年紀差不多,只是相貌各異,但每個人手中也都端著托盤,一一的遞送過來,放在了舒窈和莫晚晚附近的茶幾桌上。

        “兩位小姐,勞累了一天,先請吃點東西吧!”

        男人說著,“等會兒可以上樓洗漱,在這里休息了。”

        “如果有任何需要,請隨時告訴我,盡可能的情況下,都會滿足兩位的。”

        男人非常客氣,也很禮貌。

        舒窈費解的皺了下眉,“就只是這樣?”

        “還有,這里任何通訊設施都被屏蔽了,所以手機和電腦等,都無法使用,還有這些人,他們會二十四小時在此陪同兩位,請不要擅自離開。”

        對方看似態度謙恭,但話里話外,也在提醒著她們,只要留在這里,就能好吃好喝的享受這種禮遇,否則,下場具體如何,她們也不敢設想。

        且不說他們具體會不會逃走,就光說這里是哪里,跑出了這棟宅子,外面又是什么,這些都不太清楚之前,舒窈和莫晚晚,又怎可能真的輕舉妄動?

        既然已經是別人掌控的人質了,那唯一要做的,就是安守本分,保證安全,其他的,都只能暫時不考慮。

        不然,安全都做不到,又何來的自由一說?

        如此想著,舒窈倒是很欣然的接受了現狀,輕微的點了點頭,“那我們可以先洗漱一下嗎?”

        “可以的。”

        男人極快應答,“如果兩位不愿意在樓下用餐的話,我稍后將這些送往兩位的房間。”

        舒窈應了一聲,然后拉著莫晚晚就上了樓。

        莫晚晚一路緊跟著舒窈,感覺后方那十幾位保鏢,兇神惡煞的,著實讓她心緒難寧。

        好不容易進了房間,她這才松了口氣,“我的天啊!這到底是要做什么?

        把我們監禁在這里,又是為了什么?”

        “還能為了什么?

        人質咯。”

        舒窈隨口一說,然后就進了衛生間。

        并未真的洗澡,只是洗了把臉,數遍洗了洗手,莫晚晚側身站在一旁,“我看你倒是挺容易接受這些的。”

        “接受也要接受,不接受也要接受,何必為難自己呢?”

        舒窈拿毛巾擦了擦手,同時又說,“你一定餓了吧,洗洗手,就吃東西吧!”

        莫晚晚搖了搖頭,“不,我想洗個澡。”

        因為這一路而來,幾乎好幾天無法洗漱,莫晚晚感覺自己渾身上下,好臟,必須要洗干凈,否則真的沒有胃口吃東西。

        舒窈卻無奈的嘆了口氣,轉眸看向了衛生間內棚頂一角,遞了個眼色給莫晚晚。

        莫晚晚只撇了一眼,就愣住了,“監視器?

        這……”“暫時別洗澡了,如果真想洗,等會兒我幫你遮著點,先洗洗手,吃東西吧!”

        舒窈說。

        莫晚晚又驚又怕,整個人面容難以復原,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這……這到底是想做什么啊?

        竟然按了監視器!還在衛生間里!”

        舒窈拉著她出來,又指向了臥房的一角,“諾,這里也有,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棟宅子每一個角落,都有監視器,可能外面庭院里都有。”

        所以,千萬別輕舉妄動,也不要幻想著可以從這里幾十位保鏢的眼皮底下逃脫,安嘉言歷來處事小心謹慎,是絕對不會給她們任何機會的。

        莫晚晚無力的身形徹底癱軟,斜身靠在了旁側的墻壁上,“我還以為……”“還以為擺脫了那種拴狗的鏈子了,他們就真的會對我們客客氣氣的?

        晚晚,你還真是想的太簡單了!”

        如果安嘉言真的是一個思維正常的人話,那舒窈之前又何苦那樣煞費苦心,又何懼之有呢?

26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