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2章 仙人跳

第2章 仙人跳

        “我是一個癡呆。”

        “切記切記,我是一個癡呆。”

        王笑在心中默念了兩遍,努力管理著自己的表情。

        地上那個男子臉朝下趴著紋絲不動,看后腦的傷可以判斷出,死得很透了。

        王笑前世一輩子過得平平安安,沒經歷過什么大兇之事,這還是初次近距離觀察人體后腦勺的內部形態。他強壓著想嘔的沖動,擺出一臉空洞的神情。

        “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張恒語氣極快,“被這小子撞見我了,若是他說出去,我的大好前程就要毀于一旦。”

        王笑用余光看去,見階前那美婦抱著雙臂,樣子風情萬種,眼中卻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諷意。

        “那你待如何?”她開口道。

        說著,她目光在王笑身上來回脧巡了一番,嘴角勾起一絲笑意,又道:“這便是王家三少爺吧,還真是極俊俏。”

        張恒無心理會,他來回踱了兩步,忽然抬起頭,嘴里迸出幾個字來。

        “一不做,二不休。”

        王笑不敢亂動,用余光看去,只見張恒俯身拾起了地上那塊帶血的大石頭。

        那石頭原先似乎是用來壓老壇酸菜的,但看這美婦,顯然不是會做酸菜的——王笑心想。

        張恒的手有些抖。

        他只是個清貴的讀書人,一輩子沒做過殺人這種粗活。

        剛才打死了羅德元那是意外,這下再要打死這個癡呆兒卻是另一回事,張恒難免有些怯場,但想到自己的綿繡前程,他咬了咬牙,高揚起手里的大石。

        忽然,王笑蹲下身去。

        “咦,豆花。”

        張恒低頭看去,只見這個粉雕玉琢的少年轉頭看向自己,一臉傻笑地開口說道——

        “哥哥,是豆花啊,能盛一碗嗎?”

        張恒愣了愣,心道,哪來的豆花?

        他順著王笑的指尖看去,卻只看到羅德元的后腦勺。

        “噓。”卻見王笑手指放嘴上,壓低聲音道:“不要告訴別人哦,纓兒姐姐不讓我在外面吃東西。”

        “嘔……”

        張恒真心覺得這個癡呆兒太惡心了,他再次咬了咬牙,手里的大石頭終究是揮不下去。

        他的目光轉來轉去,過了良久,他還是放下手里的石頭,來回又踱了兩步,忽然一把拎起王笑。

        “說,這里是怎么回事?”

        “煮豆花吃。”王笑道。

        張恒厲色道:“誰煮豆花?”

        王笑有些迷茫,像個不知所措的孩子。

        “說,誰煮的豆花?”張恒又問了一遍。

        王笑腦中飛速地思考著,他張了張口,本來想說“我煮的豆花”,但下一刻,他硬生生將話頭收住。

        眼前這個神色狠戾的青年絕不是個好糊弄的,一旦他發現自己能有正常對話的邏輯,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于是王笑用呆滯的眼神望向前方。

        “說話!誰煮的豆花?”張恒神色愈厲,猛然揚起手一巴掌狠狠摔在王笑臉上。

        白白嫩嫩的臉瞬間泛起一片淤紅。

        王笑飛快地閉上眼,以免張恒看到自己眼中的怒意。

        你給我等著。

        但,現在的情形,干脆哭出來吧。

        決定了!應該哭出來。

        少年用力擠了擠眼,卻是一滴淚也沒有。

        哭,快哭。

        “我太慘了,從小被人拋棄,還英年早逝,死后還穿越到一個癡呆兒身上,慘不忍睹啊慘不忍睹啊……對了,說起來,這個院子也是我家的產業,可真富啊現在。”

        哭不出來。

        王笑張開一絲眼縫偷偷看去,只看到張恒眼中精光迸出,極警惕地觀察著自己的表情。

        完了。

        臺階前的美婦忽然道:“恒郎,你快走吧,以免再讓人看到。”

        “那此處怎么辦?”

        “若有人問,奴家便說:我夫君逗弄王家少爺,不小心被他推倒在這石頭上。如何?”

        張恒沉吟了片刻,眼睛一亮,道:“好。”

        他一掀長衫,俯下身將羅德元翻了個面,把那石頭墊在腦后的傷口處。

        做完這一片,他忽然聲色俱厲地又向王笑喝問道:“誰干的?”

        王笑依舊一臉茫然。

        美婦道:“一個癡兒,你逗弄他做甚?”

        她握起張恒的手,柔聲道:“你路上千萬小心些。”

        張恒點點頭,打開院門,四下探了探,飛快地閃身出去……

        美女款款過去,栓上門栓,手輕輕撩了撩頭發,轉過身來深深看了王笑一眼,笑道:“你不是個癡呆。”

        王笑嚇了一跳。

        他轉過眼看去,只見眼前的女人一雙眼睛如深潭一般。

        一對眼,他飛快地低下頭,不開口說話。

        這女人莫不是在試探自己?

        對,一定在試探自己,剛才自己表現的明明是那么的像一個傻子——王笑在心中給自己打了打氣。

        “奴家名叫唐芊芊,王公子你可以叫我芊兒。”

        她蓮步輕移走上前來,伸手在王笑臉上輕輕撫了撫,秀眉輕蹙,柔聲道:“痛不痛?瞧把這張俏臉打的,怪叫人心疼呢。”

        吐氣如蘭。

        王笑感覺一顆心撲通撲通跳,腦中卻只有一個念頭——“我還是個孩子啊。”

        “王公子就別裝了,你進來第一眼看人家時,奴家就知道你不是個癡兒。”唐芊芊悠悠道:“你一看奴家,眼中就藏了防備,怎么會是個癡兒。是怕奴家吃了你嗎?”

        王笑咧開嘴“嘿嘿”傻笑兩聲,道:“你不給我豆花吃……”

        唐芊芊捂著嘴輕笑起來,眼睛彎彎的。

        “怎么,奴家若真去盛一碗豆花,王公子敢吃嗎?”

        哈?這女人怕是真做的出這種事——王笑發現,自己真的遇上了硬茬。

        “來,奴家給你擦點藥。”唐芊芊執起王笑的手,便將他拉進了屋里。

        屋中物件不多,桌上擺了些書,有一股脂胭的淡淡香味,進門最顯眼的卻是一張大床,還掛著淡雅的帷幔。

        王笑被按在床上,他發現這女人看著柔柔弱弱,力氣卻是極大。

        自己顯然是打不過她。

        他實在是有些緊張,不知道這女人要給自己敷什么藥。

        其實現在臉不怎么疼了,不敷藥也不要緊的——他猶豫著要不要開口告訴唐芊芊,又擔心對方是在詐自己。

        唐芊芊的手在王笑臉上來回撫了撫,眼中秋波流轉。

        下一刻,她往王笑身上壓過來……

        眼前一抹白皙閃過,觸感很是細膩。

        王笑嚇了一跳,下意識就喊道:“別這樣。”

        唐芊芊并不放手,眼中笑意更甚,輕聲問道:“王公子承認自己不是癡呆了?”

        王笑暗悔不迭,心道,還不如就她讓那個了算了。

        “放心吧,奴家不會殺你的。”唐芊芊道:“你家二哥是個厲害的,殺了你,對奴家也沒好處。”

        聽了這樣的話,王笑也不知是該松口氣,還是該更害怕。

        “其實,我……一直是有些傻的。”王笑只好一臉誠懇地說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我一定不告訴別人。”

        “真的嗎?”唐芊芊露出一個頗為純真的好奇表情,就像個懵懂的小女孩,“但是奴家不信呢。”

        “我說話算話,一定不說。”

        “但奴家還是不信呢。不如這樣?讓公子成為奴家的人,想來這樣便可以放心了。”

        她的手又開始劃來劃去……

        想到屋外還橫著她的死**家,王笑深吸了兩口氣,擠出一個無辜的表情。

        “唐姑娘,你別這樣。”

        “那公子不妨告訴奴家,為何要假裝成一個癡呆?”唐芊芊悠悠道。

        這,從何說起呢——王笑頗有些為難。

        “唐姑娘,大家都有秘密,你何必要逼我呢。”他無奈道。

        “哦?”唐芊芊眨了眨眼,放慢語速道:“王公子你的秘密藏在哪里呢?不如讓奴家的秘密與它……會一會?”

        王笑:“……”

        這顯然不是去幼兒園的車,他覺得自己有些暈車。

        “奴家可不是開玩笑。”唐芊芊的手又撫到了王笑臉上:“看這張臉,以后得迷死多少女兒家?奴家真的不介意把你……”

        好吧,這是你逼我的。

        “我不是癡呆,但你也不是那個死者的妻子。”王笑只好硬著頭皮道。

        “哦?”

        “一開始看你的神情我就覺得奇怪了。”王笑道:“再看你這床,只有一個枕頭,榻前也只有你的便鞋。屋中除了幾本沒翻過的書,根本沒有死者生活的痕跡。”

        “所以呢?”唐芊芊顯得頗感興趣。

        “根據那‘恒郎’來的時間及死者回來的時間推算,你這應該是——仙人跳。”

        “何謂仙人跳?”唐芊芊貝齒輕咬,問道:“莫非,是一種閨中的招式?”

        王笑頗有些無語,只好道:“用老話說,叫‘扎火囤’。”

        唐芊芊含笑不語。

        “猜對了?”王笑略有一絲得意。

        “勉強算是……一語中的。”唐芊芊又笑道:“那王公子不肯就范,是怕奴家‘扎’你嗎?”

        王笑試著從她身下起來,掙扎了一下卻是一動也不能動,只好無奈道:“姑娘若想要錢財,我可以給你。”

        “是嗎?奴家可聽說王家的財產都攥在王老爺與老二手上,再看三公子你這身上也沒有‘別的’硬東西呀……”

        “我……我下回可以帶給你。”

        “真的?”唐芊芊眼睛亮亮的,似乎很是驚喜,“公子還愿意來見奴家?”

        “一定,一定。”王笑連忙道。

        “但奴家不信呢。”

        唐芊芊說著,忽然一把將他的腰帶扯下來。

        王笑嚇了一跳,連忙閉上了眼。

        再睜開眼去看,卻見唐芊芊已將腰帶上的玉佩解了下來。

        “這便當作公子留的信物。若往后你不來,奴家便告到王老爺跟前。”唐芊芊道:“便說是……你弄大了人家的肚子。”

        王笑頗為無語,那玉佩他也不知好壞,一時也沒別的主意。

        卻見唐芊芊站起身,將玉佩收了,開門喊了一聲:“花枝。”

        不一會兒,一個模樣頗丑的丫環也不知是從哪跑了出來。

        這名叫花枝的丑丫環進了屋,恰恰撞見王笑從床上爬起來,正在綁腰帶。

        兩人對視一眼,花枝轉過臉去,正了正神色。

        王笑頗覺有些無辜。

        唐芊芊淡淡道:“你家老爺死了,去清水坊衙門報個案吧。”

        “是。”花枝低聲應了,轉身便往外跑。

        唐芊芊則湊著王笑耳邊,媚語如絲地輕聲道:“一會衙門的人來了,得要編一套說辭,免得人家知道我們之間的秘密……”

        她將‘秘密’二字咬得有些重。

        王笑耳朵里有些癢。

        卻聽唐芊芊道:“你且這般說……”

26选5几点开奖 哪家银行理财产品好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青海快3的玩法技巧 湖北快3开奖结果昨天 深圳风采单式兑奖表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结果一定牛 手机版时时彩下载手机版 国内的期货配资公司 黑龙江十一选五预测打 2019赚钱小项目 时时彩软件哪个预测好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配资网站先到尚牛在线 江苏快3开奖结果 号码 赛车下载单机游戏 贵州11选5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