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5章 沈姨娘

第5章 沈姨娘

        “我不用去,給長輩問安嗎?”

        櫻兒正在給王笑梳頭,覺得頗為好笑,道:“少爺竟難得想去給老爺問安?往日你最怕去杜康齋的。”

        王笑本就是不想去,便又試探道:“不去也行?”

        櫻兒道:“少爺你又忘了嗎?老爺和二少爺兩天前就去了京郊的田莊,明天才會回來呢。”

        王笑微微有些訝然:“還有田莊?”

        這感覺便像是,一不小心就聽說自己在市區外還有個別墅。

        刀子正巧端了面盆進來,笑道:“說起田莊,分明是我們少爺的,卻被人覬覦……”

        “休要說些捕風捉影的。”纓兒打斷道。

        刀子忙止住話頭,心知纓兒是為自己好。

        刀子知道這些話在自己屋里說雖然沒什么,但萬一讓人聽到,卻要降自己一個亂嚼舌頭的罪名。若是壞了少爺與幾位堂親兄弟間的情份,打死自己也不為過。

        王笑心中郁悶,聽起來自家資產不少,手里卻連點現金都沒有。

        “纓兒姐姐,我們今天出門嗎?”

        纓兒正擰毛巾給他擦臉,聞言便笑道:“不出去呢,以后我們就呆在院子里好不好。”

        王笑心道:那哪成?我還要去把玉佩贖回來,還要查清楚是誰想殺我。

        他只好撒潑賣乖起來。

        纓兒笑吟吟地在他臉上捏了捏。

        “少爺,纓兒剛擰的毛巾呢,手里暖和吧,嘻嘻。”她說著用手搓他的臉,把話題岔開。

        纓兒雖是王笑的丫環,但兩人之間占主導地位的卻還是她。

        小姑娘昨天聽說自己少爺被打了悶棍,回了房間之后還偷偷哭了好久。

        她下定了決心不出門,王笑便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

        早上用了些糕點之后,纓兒便捧了些木制玩具出來陪王笑玩。

        王笑心中實在是對這種低齡兒童的東西嗤之以鼻,奈何纓兒又祭出“少爺今天好奇怪哦”這種話來唬他。

        他只好也脫了鞋爬到床上,盤腿與她對坐著——推七巧板。

        “少爺,你看,這像不像一只魚。”纓兒玩得頗有些高興。

        王笑翻了個白眼。

        太幼稚了吧姐姐。

        “一只魚,纓兒記一籌,到你了。”纓兒又道。

        王笑只好隨手擺了一下。

        “哇,少爺好厲害哦,這是一只鶴吧?少爺記兩籌。”

        “為什么魚一籌,鶴兩籌?”

        “因為鶴更難一些啊。”纓兒理所當然道。

        王笑一頭黑線,心道:“姐姐你這個判斷依據到底是什么,記分很不嚴謹啊。”

        ……

        上午的陽光透過窗紙灑進來,頗為柔和。

        初秋的的天氣有些暖。

        纓兒昨天哭了一夜沒有睡好。此時她坐在床上,覺得身上暖烘烘的,于是眼皮一閉一閉,一會兒之后便打起了盹。

        王笑小心翼翼地伸手一推。

        “少爺,輪到你擺了……”

        纓兒小小聲地嘀咕了一句,接著便倒下去呼呼大睡起來。

        王笑自己下了床穿上鞋,踮著腳便往屋外走。

        想了想,他又轉回來,拿被子蓋在纓兒身上。

        傻丫頭一個,居然想用七巧板留住我——看著纓兒熟睡的樣子,他搖著頭笑了笑。

        這個時間刀子正在府中的大廚房打飯,王笑穿過院子,便飛快地向外面跑去。

        良久之后,他終于找到了后院大門,昨天他和纓兒正是從這里進出的。

        “三少爺。”

        王笑點點頭,臉色平靜地往門外走去。

        下一刻,他卻被兩個家丁架了起來。

        “你們干嘛?我要出去。”

        這兩個家丁一個酒糟鼻一個麻子臉,兩人對望了一眼,麻子臉道:“三少爺你怎么能出去……呢。”

        “我昨天就出去了。”王笑頗有些不忿。

        “昨天是纓兒姑娘帶著少爺你的……呀。”酒糟鼻道。

        這家丁還不太熟練以這種逗弄孩子的語氣說話,最后一個‘呀’字念得便有些飄忽。

        只聽這語氣,王笑心中就已氣極,恨不能打他們一頓。

        再一聽這兩人說的這話,敢情沒有纓兒帶著,自己就出不去了。

        “我告訴你們……”王笑一皺眉,語氣間便帶了些威勢。

        他打算側漏一些霸氣來壓住這兩個家丁。

        但轉念一想——癡呆了那么久,突然反轉肯定會引人疑心。何況還有個兇手要對自己不利。

        大丈夫能屈能伸,這種深宅大院爭搶家產的事多了,鬼知道這些家丁是誰的人?

        “我要告訴纓兒姐姐,你們欺負我!”他說道。

        兩個家丁對這種威脅不以為意,卻還是在臉上浮起一種很假很親切的笑容來。

        “三少爺就不要為難我們了……哦。”

        “快回去……哦。”

        說著,他們將王笑放下來。

        王笑只好整理了一下衣裳,往回走去。

        “哦你們個頭哦”

        雖然有些窩囊,但誰活著能不受點窩囊氣,他一邊在心中安慰著自己,一邊循著印象引原路往回走。

        但兩刻鐘之后,他發現,自己居然迷路了。

        在路邊的假山石上踢了一腳,他暗罵連這個庭院也與自己作對。

        “哈哈哈哈……”

        身后傳來一個女子的笑聲。

        王笑轉頭看去,卻見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子,領著兩個丫環正看著自己。

        這女子婦人打扮,模樣算是很美的,臉龐白皙,梨窩淺淺,一雙眼睛頗為明媚。

        王笑卻覺得她看起來有些傻氣。

        “這不是笑兒嗎?”她捂著嘴笑著說道:“怎么?不認得妾身了?妾身是你娘親呀。”

        兩人大眼瞪小眼。

        王笑一臉迷茫。

        娘親?你也就比我大十歲左右——這大概是個后娘吧。

        下一刻,他的臉被捏了一下。

        “每次看都覺得這孩子長得太俊了,像極了妾身,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也不刺耳,也沒什么嘲笑意味。相反,笑聲還很真誠,甚至點好聽。

        就像是她講了個很好笑的笑話,把自己逗得咯咯直笑。

        王笑撇了撇嘴——這個女人笑點又低,又有點傻氣。

        “叫聲娘親來聽聽,哈哈哈哈……”

        王笑沒好氣道:“我迷路了。”

        “哈哈哈哈,你迷路了?”女人笑得花枝亂顫,手在自己面前連連擺了好幾下,道:“竟能在自己家里迷路?你那個形影不離的傻丫頭呢?”

        似乎覺得自己‘形影不離’這成語用得極有趣,她又是一陣笑。

        聽到她說纓兒是個‘傻丫頭’王笑微微有些惱火,心中暗道:“笑點這么低,也不怕把自己噎死。”

        他懶得理這個女人,轉過身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去。

        “哎喲,生氣啦?哈哈哈哈……”那女人卻是跟上來,“好啦好啦,姨娘帶你回自己院里。”

        王笑也不是真的生氣,便由她領著往自己院里走。

        路上這姨娘又向她的兩個丫環道:“你們剛才聽到了吧?哈哈哈哈……”

        話還沒開始說,她自己先笑得上氣不接下氣。

        好不容易緩過氣,她才接著道:“說了他丫環一嘴,他還置氣呢,哎喲,你們看這張小臉蛋都氣白了,哈哈哈哈……”

        那兩個丫環只好捂著嘴陪她笑。

        王笑心里無語。

        他能看出來這女人不是出于惡意,只是喜歡打趣說笑。

        但確實是有些聒噪。

        好在路途不長,走了一會之后,拐過小徑便看到自己的小院。

        纓兒與刀子正一臉焦急的往外跑著,顯然正在找王笑,此時抬頭見了便飛快跑上前。

        她們眼巴巴地看著王笑,恨不得馬上過來,卻還是先向那女人道了個萬福:“見過沈姨娘。”

        “哈哈哈哈……”沈姨娘一只手撫著額頭,好一會兒才道:“哎喲,這是‘燒刀子’吧,哈哈哈哈,說起來是妾身的罪過,給你起了這樣一個名,哈哈哈哈……”

        刀子頭埋得更低了。

        沈氏笑了好一會,王笑幾乎以為她要岔過氣去。

        一會之后,沈氏將手腕上的一只鐲子解了下來,塞在刀子手里。

        “算是妾身給你賠罪。”沈氏笑道,“但是我起的這名字,哈哈哈哈,真是太有趣了,我實在是……太機靈了。”

        “來,這個給纓兒丫頭。”沈氏又摘了件首飾。

        “笑兒,這下你不惱妾身了吧?這孩子,哈哈哈,還不許我說纓兒是傻丫頭……”

        王笑很有些惱火,要不是因為自己是個癡呆,他恨不能問一下沈氏:“你的笑點就是不是長在了腳底板上?”

        幾人稍稍說了會話,等沈氏主仆三人離去,纓兒便連忙跑上來拉著王笑的手。

        “少爺,是姨娘把你帶出去了嗎?怎么也不說一聲呢,嚇壞我了。”。

        王笑也不否認,這個鍋讓沈氏背了就背了吧。

        “少爺你不許姨娘說纓兒是傻丫頭嗎?可纓兒就是傻呢,女紅做得都不好……”

        王笑本以為今天的外出計劃就這樣泡湯了。

        然而午飯后,他卻迎來了意想不到的轉機。

        王珍身邊的丫環潭香跑過來請王笑。

        “大少爺讓三少爺過去?為什么?”纓兒頗有些意外。

        潭香道:“我也不知道為何,只知道來了四個客人,大少爺便讓我來請。”

        王笑便由這兩個漂亮丫環引著,一直到了前院會客的廳里。

        “少爺你進去吧,纓兒在外面等你。”

        王笑點點頭,進了大廳,只見主位上坐著一個年輕人,應該就是大哥王珍。

        王珍二十八歲,穿著讀書人的長衫。他相貌堂堂,微微有一些發福,身上書卷氣很重,有著一種與人為善的和氣感覺。

        另外四人分坐在客座上,雖衣服制式不同,但似乎都是巡捕一類的人物。

        其中一人王笑倒也認得,正是清水坊衙門的捕頭馮豐。

        總不會是來捉拿自己的吧?他心想。

        “三弟來了,過來坐吧。”王珍道。

        王笑便過去乖乖坐下。

        王珍也是剛到不久,他也不著急開口,先是著人去備了茶水點心,方才不慌不忙地看向來客。

        最先站起來的是五城兵馬司的胥吏鄧景榮。

        鄧景榮拱了拱手,態度有些謙卑,道:“大少爺勿怪,因有樁案子要問三少爺,因此,小的領了三位上差前來拜會,實在是打擾了。”

        接著幾人就是一通見禮。

        王笑旁觀了一會,勉強算是明白了過來。

        鄧景榮這個五城兵馬司的胥吏,大概算是這個時代的城管。

        馮豐這個清水衙坊捕頭,大概算是派出所的警力。

        而另外兩人則是京師巡捕營的,這卻算是刑警了。

        整件事情大抵是:派出所的馮豐覺得案子棘手,推給了刑警,于是城管鄧景龍便領著他們來找自己錄口供了。

        “這下,唐芊芊這女人果然是把肚子……不對,把案子搞大了……”

26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