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27章 浪蕩子

第27章 浪蕩子

        王寶心道:“我的娘,你怎么又扯到我。”

        他既怕得罪王寶,心中又帶著恨意。低頭想了一會,最后想到父親剛才說的香山書院的事,便咬咬牙下定了決心,道:“三哥不是癡呆,他就是故意騙我的,有人可以證明。”

        “誰?”周氏帶著她的一群兒媳婦異口同聲問道。

        眾人的目光中,王寶緩緩說道:“五妹妹房里的丫環芳醅可以證明。”

        他特地不提王玉兒,只提王玉兒的丫環芳醅,這是他經過考慮的。

        其一,芳醅不像王玉兒年歲小,知道什么能說什么不能說,定然不敢提自己想要了她的事;其二,她只是個丫環,嚇一嚇自然就說了;其三,就算她不揭發老三,也有人會認識她在掩護老三,甚至會認為他們有一腿。

        王寶這般想著,便轉頭向紀嬤嬤看了一眼。

        紀嬤嬤是何等人精,馬上道:“老奴去把芳醅帶過來。”

        趁著這會功夫,西府的一群堂哥弟堂嫂堂姐紛紛議論起來,如在談論一出大戲。

        “這個老三竟真有可能是個浪蕩子、敗家子?難以想像。”

        “大伯母編得出這種事嗎?小小年紀,就跟人打架,騙家里的錢,還混青樓養外室,嘖嘖。”

        “怕真給大伯母言中了,那他真就是這一代最不肖的……”

        “你們說,為什么那個叫芳醅的丫環會知道這事?”

        “那自然是……”

        過了一會,紀嬤嬤領著芳醅進了大堂。

        芳醅一進屋,目光便深深看了王笑一眼,眾人見這丫環膚白貌美、楚楚可憐的樣子,心中那個清測便更加清晰起來。

        王康道:“你聽到什么,照實說。”

        芳醅便應道:“是。”

        王寶便向她問道:“芳醅,我問你,昨天你是不是見到我和三哥說話?”

        他一看紀嬤嬤的樣子,就知道這丫頭被嚇過。

        “是。”芳醅低聲道。

        “我三哥是不是說話思路清晰,一點也不傻,他還說讓你先走,還說不要告訴別人?”

        芳醅猶豫了良久,終于開口道:“是。”

        王寶心中一定,突然興奮起來,大喊道:“父親,二叔,你們聽孩兒說,三哥要殺我!他在后院挖了一個洞,要活埋了我,說是留著我這樣一個只會闖禍還要分家產的弟弟有什么用!那個洞現在還在……嗚嗚嗚……孩兒是被他嚇壞了,所以孩兒今天才會暈過去!孩兒昨夜,一直沒有睡著,一直在做噩夢……”

        “蒼天吶!”

        崔氏與周氏同時提著帕子驚呼了一聲,暈了過去。

        兩個婦人被人扶著,又是掐人中又是灌湯水,轉醒過來之后周氏還好,崔氏卻是哭個不停,嘴里不停喊著:“我的兒啊,可憐的兒……”

        忽然,她的手指向王笑,恨恨道:“你這個逆子!年紀輕輕就心計沉深,裝瘋賣傻,不思進取,只知在外鬼混。更可怕的是,你還要殺自己的親弟弟,手段殘忍,心性惡劣,天地不容!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敢不認?”

        事情此至,圖窮匕現!

        王笑猛然看向崔氏,瞇了瞇眼。

        他發現,這個女人,背后似乎有人提點!

        今日之事,有人在背后給她出謀劃策。是誰?……王珍?王珠?王秫?王琮?

        此時,眾人皆已相信了崔氏所言,連陶氏也是嚅著嘴,一臉震驚。

        居然,是真的?

        竟有這樣的惡劣的逆子!

        “不好啦……嬸婆也暈過去了……”有人驚呼道。

        登是又是一片呼天搶地。

        呼喊聲中,王康看向王笑,臉上盡是不可思議。他又驚又怒地叱道:“這些都是真的?!”

        王笑一臉迷茫道:“今天的問安好久哦,母親為什么生氣?”

        “你還在裝!”

        王笑道:“笑兒肚子餓了,纓兒怎么還不來接我。”

        王康盯著他的神情,想了想,轉身向人吩附起來。一方面讓人去查看王寶說的洞,一方面讓人將纓兒帶過來。

        這次眾人盯著王寶,卻是議論不起來。

        活埋自己的親弟弟?竟然惡劣至此!

        趁著這樣的勢頭,崔氏便嚷起來:“我的寶兒心底善良,又恭順你這個兄長,有心幫你,卻沒有這么多銀錢。你便哄騙他說要賣田地與我,若不是為了這二百兩銀子,可能我的寶兒就被你活埋了……嗚嗚嗚……”

        這卻是她又開始自由發揮了。

        她不說這句話還好。

        本來眾人都已相信了她的話,此時卻又有些迷惑起來了。

        若依往日行事看,崔氏所言的惡劣行徑,似乎更像是——王寶所為。

        過了一會,纓兒便被帶到堂中。

        “少爺。”

        她想向王笑走去,卻被人攔住。

        接著,王康道:“纓兒,我問你,這幾日你常帶笑兒出門,卻哭著回來,是為什么?”

        纓兒切切實實嚇了一跳。

        事情被發現了?

        片刻之后,她臉上落下淚來,恭恭敬敬的低聲道:“前前日是西府二夫人找奴婢,大前日是帶少爺做衣服,前日是去巡捕營,昨日少爺是大少爺帶少爺出去的。奴婢有兩次哭著回來,是因為……”

        “是因為什么?”王康喝道。

        是不是因為你少爺在外面有女人?

        “是因為……在西府,有人用棍子打了少爺!嗚嗚嗚……”她終于放聲大哭起來:“都是奴婢的錯!是奴婢沒照看好少爺……那日出門,還有人拐了少爺,奴婢找了一下午才找到。前日去了巡捕營,奴婢才知道,那天是有人把少爺拐到兇案現場去了!所以差爺才讓少爺去認兇手。這件事,奴婢真的嚇壞了……嗚嗚……所以奴婢才不敢再帶少爺出門……但是,但是前天晚上,少爺還是不知道在哪里扭了***婢怎么問也不說……嗚嗚……”

        她一邊哭一邊說,說得斷斷續續,堂中眾人卻都又是嚇了一跳。

        事情至此,竟像是,要反轉過來?

        更讓人吃驚的是,竟是有人要害王笑?

        王珍、王珠本一直是若有所思地看著,此時終于變了臉色。

        王康深吸一口氣,又問纓兒道:“笑兒他,一直都是這個……呆呆的樣子?”

        纓兒道:“少爺不呆的,一直以來纓兒知道少爺不呆的。而且少爺是最良善的人,這幾日纓兒心里害怕,但少爺還是笑呵呵的,所以一看到少爺,我才不怕的。”

        這丫頭一向是說‘少爺不呆的’。

        看來王笑還是呆的!

26选5几点开奖 股票配资合法吗是什么 快3助手正规吗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是什么 威力财配资 河北快3今日开奖 内蒙快三开奖走势图解 快乐8中奖规则详细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直播 福彩3d试机号 河北11选5走势结果 广东股票配资公司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 必赢客江苏快3 快乐12精准杀号法 够力七星彩app下载安装 线上炒股配资公司:佳永配资科创板股票配资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