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28章 看星星

第28章 看星星

        王康臉色變幻,又問道:“你早上發現院里少了銀子?”

        “是。”纓兒又害怕起來:“奴婢不害怕有賊,只是擔心有人真的要害少爺……”

        王康轉向王笑道:“銀子在哪?”

        王笑傻愣愣道:“銀子。”

        說話間,他忽然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布包來。

        王康伸手拿過,打開一看,里面卻只有幾枚碎石子。

        沒有銀子?

        “笑兒你帶這些石子在身上做什么?”

        王笑卻只是笑道:“這是星星。”

        王康不得其解,又問道:“你前天夜里去了哪里?”

        王笑呆了一呆。

        所有人的目興都看向他。

        突然,王笑咧開嘴笑了一下,向紀嬤嬤道:“嬤嬤,再笑兒出去玩,看星星,看月亮。”

        紀嬤嬤愣在那里。

        卻見王笑拿起一枚石子,聲音清脆地說道:“看,嬤嬤賣給我的星星!一個星星,一兩銀子,好便宜!”

        星星!

        王寶如墜冰窟,那種窒息與黑暗再次蓋上來。

        崔氏猛然抬頭,倒吸一口涼氣。

        空氣如靜止住一般……

        王康跌坐在椅子上,胸膛起伏。

        大堂中,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崔氏。

        每個人的目光都很有些復雜,又欽佩又嘲諷。欽佩她能編出那樣光怪陸離的故事,嘲諷她最后還是證明不了自己的故事。

        一個假的故事,如何能去證明?

        “大伯母怕是瘋了。”王珰自言自語道。

        過了一會之后,家丁稟報道:“老爺,小的沒有找到四少爺說的那個洞,卻在院墻處找到一堆酒壇,應該是有人從院墻內翻出去過……”

        “不用找了!”王康擺了擺手。

        芳醅突然大喊道:“奴婢剛才說的話都是紀嬤嬤逼奴婢說的,奴婢昨天什么都沒聽到!”

        芳醅一句話說出來,王寶猛然張嘴想喊,卻喊不出聲音來——

        “他不是人!他是惡鬼!”

        “是惡鬼附在了這個呆子身上!”

        王寶自己都不知道的是,他心里這一個念頭,居然是最接近事情真相的。

        空氣靜得可怕。

        崔氏已然呆若木雞。

        王寶冷汗淋淋,突然,他聽到王笑對自己說道:“四弟,你給我的銀子花完了,我們再玩交換游戲好不好?”

        我們再玩交換游戲好不好?

        好不好?

        王寶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寶兒?”崔氏如失了魂,走過去輕輕推了推他:“你不要暈……寶兒,怎么辦?接著怎么辦?”

        椅子上的王康緩緩地伸手指向崔氏,開口道:“你這婦人,好狠的心!你一邊哄騙笑兒賣你田畝,一邊讓紀嬤嬤半夜去將他拐出來,把銀子騙回去,還千萬百計地想要害笑兒!若非我娘留下了纓兒這樣忠心耿耿的丫環相護,這孩子是不是已經死在你手里了?!”

        王笑心道,纓兒真是個好丫環。

        崔氏道:“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今天契書的事敗露,你還敢編出這樣的瞎話來騙全家人!當老夫是傻的嗎?”王康大喝道:“我問你,是不是當老夫是傻的?!”

        崔氏低著頭,不敢言語。

        她心中有極大的恐懼,卻在心中低聲重復著:“如果事敗,什么都別說,什么都別做。”

        “什么都別說,什么都別做。”

        王康指著崔氏良久,心中百轉千回起來。

        亡妻留下的癡兒終究還是遭到了這樣的毒手,但自己……

        腦中過了無數畫面,他又想到崔家,終究還是沒把“休妻”二字說出來。

        “你們母子,太讓我失望了。”

        王康意興闌珊地搖了搖頭,開口道:“珍兒,你來安排,把王寶送到香山書院,五年內不許回來。囑咐院首,好好磨一磨他的性子。”

        “是。”王珍應道。

        王康又向陶氏道:“笑兒的婚事,還是由你操辦吧,辛苦你了。”

        陶氏行了個萬福道:“孩兒應該的。”

        兩句話出口,眾人臉色各異。

        老三生母早逝,名義上算是崔氏的兒子。如今他的婚禮,卻是由長嫂操持。

        這件事,會讓崔氏成為笑柄。別人一聽都會明白,這是繼母德行出了問題。

        更何況天子嫁女,陶氏操持這場婚禮,對應著女方的什么人?——對應著的是母儀天下的皇后娘娘。沒有一個皓命在身怎么行。

        這皓命,最后竟是落在陶氏身上。

        在堂諸人都知道,崔氏這輩子都別想再壓住這個兒媳婦了。還內院的財權?以后怕是要看兒媳婦的臉色過日子了。

        但,意圖殺害自己的繼子,這個處罰還算是很輕了。

        今天這事發展至此,竟是陶氏成了最大的贏家……

        王笑一臉無辜地打了個哈欠,嘟囔道:“今天的請安真的好久哦。”

        其實,今天的事,有一半是他安排的。

        他本只是想教訓一下崔氏母子。不然有王寶這樣惡劣的人在,難免讓他擔心纓兒的安全。

        所以,昨天那包銀子他就是故意給陶氏看的,也做好了萬無一失的準備。

        沒想到的是,崔氏比自己想像中要狠得多。可惜,她越狠,遇到的反彈越大。

        但王笑心中卻也沒什么得意的,他對死掉的兩個丫環還是耿耿于懷。

        自己對崔氏母子還是太心軟了些,不然她們或許不會死。

        此時,還有一點更重要的是,這場上,有兩個最厲害的人一直在冷眼旁觀——王珍、王珠。

        這件事開場到現在,這兄弟倆便一直觀察自己。

        王笑知道,他們已經發現自己不是癡呆了。

        他還知道,整個王家,別的人自己都可以搞定,這兩人卻是最難纏的,

        他不能確定的是:他們會是自己最厲害的敵人,還是自己最強大的保護傘?

        是否因為蘇氏難產而亡,他們一直在恨自己?

26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