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30章 酒壇子

第30章 酒壇子

        王笑看著王珍,心中極有些不爽。

        這個大哥,看起來四平八穩、溫文爾雅,居然是這么有心計的人。早上他考自己詩詞的時候,確實是有些突兀的。但偏偏他身上有著平易近人,和藹親切的味道,讓人不自覺得地降低了防備。

        但他分明已看出來自己不是個癡呆兒,為什么不揭發自己呢?自己確實是很惡劣的騙了崔氏二百兩銀子啊,總不能因為他分走了一百兩,所以才網開一面吧?

        大堂之中,有人掩嘴驚訝,有人瞠目結舌,有人忙著扶崔氏扶王寶。

        王笑與王珍對望了一眼,像有許多話要說。

        而王珠則是看著二人。

        接著王珠似乎看明白了,搖了搖頭,當先走了出去。

        纓兒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老爺為什么要問自己那些問題。但她向來是不管別人是非,只一心顧她的少爺。此時她聽了王珍的一席話,便重重的點了點頭,臉上又再次落下淚來。

        大少爺是祖夫人和自己的知己啊。

        纓兒也不顧作為丫環要守的規矩了站出來說道:“大少爺說得對!三少爺從來就不呆的,祖夫人早就說過的……”

        她的聲音悅耳,卻根本沒什么氣場,更別談有說服力了,很快她的話就被淹沒在眾人的議論聲中,并沒有人理她。

        但她還是極高興,微仰著頭看向王笑:“少爺,你果然是天才,能作出那么好的詞。”

        其實她雖然識字能看些書,卻也分辨不出那兩首詞的好壞。但反正聽起來很順耳,又是少爺做的,那便是‘那么好’了。

        王笑轉過頭看著纓兒,心中頗有些好笑,自己不過是背了兩篇課文,這丫頭卻是一幅得了奧斯卡獎杯的表情。那要是自己以前考100分的試卷拿出來,她得樂成什么樣?

        “那是蘇東坡寫的詞。”王笑說道。

        纓兒笑道:“對,是少爺腦中的蘇東坡。”

        王笑本來也不在乎這些事,蘇東坡也不過是以前課文上的三個字而已。所以,他的注意力很快便被轉移了。

        “纓兒是個愛哭鬼。”他說道。

        “纓兒才不是愛哭鬼。”

        如果是在自己院里,兩個人便能就著這個話題說上半天,但此時置身在這個大堂上顯然是不行的。

        王笑便伸手擦了纓兒臉上的淚。

        然后他走到王珍面前,問道:“大哥,你有話要和我說嗎?”

        這是一個私聊邀請。

        出忽意料的是,王珍居然拒絕了這個邀請。

        “明天再談吧,我今日還有個詩會。”王珍淡淡說道。

        王笑:“……”

        接著王珍伸手在王笑肩頭輕輕拍了拍,笑了一笑,徑直走了出去。

        王笑極有些無語。

        居然有這樣的人,前一刻還激昂振奮地夸自己是曠世奇才,現在居然不和自己聊聊一些重要問題。反而忙不跌跑去參加什么詩會,就為了聽別人說張恒的壞話。

        這些讀書人,和八婆有什么區別。

        于是王笑只好與纓兒老老實實地回了自己的小院。

        經歷了早上的一幕,王笑發現,忽然有些喜歡自己這個小院……

        本來還打算找個時機宣布自己不是癡呆了,或者說自己的智力恢復了之類的。如今經過崔氏這么一鬧,他卻只能再裝癡呆兒裝一陣子了。

        至少要等到風聲過去。

        于是一整個下午,他便窩在屋里和纓兒、刀子說說笑笑,玩玩鬧鬧。

        依著王笑的主張,三個人還合力制作了一個飛行棋棋盤,王笑又花了很長時間向兩個丫頭介紹了游戲規則。

        一開始他還注意著用五歲孩子的口吻說話,但刀子實在是有些笨,有幾次王笑急了,說話其實很是流利,好在兩個丫環玩得高興也沒注意到一點。

        吃完晚飯,三個人才算正式開始玩,很有些不亦樂乎。

        等到一只燭火燃盡,纓兒和刀子才打著哈欠依依不舍地從王笑屋里離開。

        “今天沒有給少爺念書呢。”出去時纓兒自語了一句,語氣頗有些自責懊惱。

        王笑這才想起自己打算好好讀讀史書的。

        但讀書哪有和女孩子玩飛行棋有意思?

        又等過了一會兒,他聽隔壁屋里沒了動靜,再次躡手躡腳地爬起來。

        雖然今天有些遲了,他還是想要去見見唐芊芊,嗯,了解一下蜂窩煤的事。

        誰知到了院墻下一看,自己費了老大勁壘好的酒壇,居然被搬走了,連能踩的物件也被搬得干干凈凈。

        他在院墻下摸了一會,便有些悲哀的發現,三米高的光禿禿的院墻自己實在是爬不過去。

        亭子里的石桌也搬不動。

        他極有些氣憤地石桌上踹了一腳,轉身向院門走去。

        一路上想著王十七、王十八這兩個混帳門房,走到一半,王笑還是搖了搖頭,覺得自己是搞不定這兩個油鹽不進的。

        于是他掉了個頭向前院走去。

        王家很大,前院很遠,路又不直,什么假山樓閣這里一個那里一個,時不時還有壁照擋著。走了好久,王笑才找到前院大門。

        一把大大的鐵鎖掛在那里。

        王笑嘆了口氣……

        月明星稀。

        他有些失落地往回走去。

        也不知自己的煤炭生意怎么樣了。

        走了一會之后,這位王家三公子發現:自己又迷路了。

        他前世也逛過一些園林,比如蘇州的拙政園、網師園之類,一路跟著導游走過去也要逛上大半天。

        王家當然不比上這種傳世名園。王家是一年一年擴建出來的,又毫無規劃,就是勝在大而雜亂。

        此時黑燈瞎火,連張地圖都沒有,王笑便有些無奈起來。

        走著走著,他突然眼睛一亮。

        只見有個小院子的矮墻外磊了一堆酒壇。

        也不知道為何,他忍不住走了過去,伸手在光亮的陶器上輕輕拍了一下。

        要不要搬過去?

        有些傻吧?

        但誰知道唐芊芊是不是在等著,嗯,跟我談一談煤炭生意。

        搬過去還是太傻了,自己現在還是迷路的狀態。

        王笑自嘲地搖了搖頭。

        下一刻,小院的墻頭突然有個小腦袋探出來。

        “啊。”

        王笑嚇了一跳。

        對方顯然也是嚇了一跳。

        兩人對望了一眼,對方才奶聲奶氣地喚道:“三叔?”

        “你是名叫思思嗎?思思乖。”

        王笑也算認得墻上這位,是二哥的女兒,生得極有些可愛。

26选5几点开奖 炒股开户哪家证券好 下载北京时时彩赛车网址 极速赛车计划技巧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请问1分彩是哪个网站有 福建高频十一选五下载 福彩三d计算器 股票配资 翻翻配资权威 江西十一选五历史数据 安徽快3开奖结果安徽快3开奖号码 海南飞鱼环岛赛 深圳风采中奖概率 pc蛋蛋幸运28绿色版 时时彩软件怎么用 查股网官网 南京配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