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33章 古難全

第33章 古難全

        桑落沉吟道:“三少爺下個月底便要成親了。”

        纓兒道:“我知道呀。”

        “公主府不比別的地方。”桑落斟酌著,緩緩開口道:“三少爺做了附馬都尉,是不能帶府里的丫環的。”

        她的語氣很輕,聲音也是極好聽的。

        但一句話落在纓兒,卻是重若千鈞。

        王笑心里泛起一股極不好的預感。

        纓兒喃喃道:“什么……什么意思?”

        桑落道:“意思是,到下個月,你就不用跟著三少爺了。”

        纓兒便有些懵住。

        桑落便拉過她的手,輕聲道:“我們倆自小就交好,所以我特地求了二爺,到時可以給你還了身契。”

        纓兒搖搖頭,喃喃道:“我哪也不去……為什么從沒有人說過這件事……”

        “說了又能怎么樣?老爺與二爺定的事,難道還能因為你一個小丫環改了么?”桑落輕聲道。

        雨聲唏唏。

        屋中只有桑落一人在說話。

        “這年頭,兵荒馬亂的,你出了府怕是難過下去。因此,”桑落指了指桌上的紙,輕聲道:“這紙上,是我們王家酒行里最得力的幾個年輕掌柜……都是二爺看中的人,相貌、人品、前途,都是沒得說的。你相看相看?”

        “我知道你們主仆情深,今番過來,許是我一片好心,你還要怨我。可是這事便是這樣,三少爺娶了公主,你定然不能再跟著了。這往后的日子,總需要指條路走的。”

        “還有刀子,這事你阿娘也問過我了,我也答應她了,滿府的人任她相看,若有中意的我幫忙找二爺做主……”

        這一席話本該是由陶氏來說,也不知為何是由桑落來說的,許是因為她與纓兒交好?又許是這是王珠的主張?

        但總之,事情就這樣突然擺在了王笑主仆三人面前。

        王笑一時覺得心中有些亂。

        若是這樣,還不如今天就將自己帶到二哥面前對質。

        “昨日府里都在談東坡詞,我也聽過一句。”桑落柔聲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纓兒,我知你一時想不開。反正這事也不急,這份名單且留這兒,還有一個月多月,你慢慢考慮。”

        桑落說著,站起身,向外面走去。

        撐著紙傘的身影越走越遠,纓兒卻還是呆坐著,時不時搖了搖頭。

        “我不想跟少爺分開啊……為什么……”

        這個被王笑打趣為“愛哭鬼”的小姑娘,今天又再一次流了眼淚……

        三個人都沒有再玩飛行棋的興致。

        王笑這幾天腦子里想的還是如何在這個時代立足的事,忙來忙去不過是‘安身立命’四個字,并沒有太多的考慮跟公主成親這件事。

        乍一聽桑落說要讓自己和纓兒分開,他是頗難接受的。但再一想,還有近兩月的時間考慮,他便安心了一些。

        以他的社會經驗來說,等自己賺夠了錢,總是能讓纓兒過得好的。

        何況本來也沒有讓她一輩子當丫環的道理。

        到時候買個房子,不對,買個院子,讓纓兒自立門戶或者如何,總歸能有好的出路。

        至于二哥那個名單——呵,咸吃蘿卜淡操心。

        這般想著,他便勸慰起兩個丫環來,

        勸了良久,她們才表面上看起來好了一些。

        纓兒一邊抹著淚,一邊將那幾張紙揉成一團丟在紙簍里。

        吃過午飯,細雨微歇。

        見王珍還沒派人來請自己,王笑便讓兩個丫環去到陶然居問一下,順便借幾本書。

        趁她們不在,他又將那幾張紙撿起來收好,心道這都是王珠得力手下的資料,留著總是好的。

        等兩個丫環回來,卻是說道:“大少爺不在家里呢,說昨天一夜都沒有回來。”

        王笑便愣了一下,昨天王珍明明跟自己說今天再談的啊。

        “大哥不會出事吧?”

        刀子笑道:“少爺又說傻話了,大少爺又不是第一回夜不歸宿。”

        這么一說,王笑便想到那日在芳庭中見到的玉梭姑娘,他便覺得有些‘果然如我所料’的感覺。

        念頭一轉,又不免暗自嘀咕:“總不會是不想還我那一百兩銀子,所以躲著我吧……”

        卻聽刀子又說道:“聽說大少爺在書鋪里忙了一夜呢,今兒個還要再忙。潭香姐姐也打算過去幫忙。”

        “還有書鋪?”

        “嗯,這書鋪不是家里的產業,是大少爺的私產。也不是為了賺錢呢,就是大少爺喜歡,所以幾年前盤了一間,連著一個印書的作坊,還賣文房四寶呢。”刀子是極喜歡談論這些事的,難得見王笑有興趣,便將知道都一股腦倒出來。

        王笑便點點頭,又見纓兒悶悶不樂的樣子,便打發兩個丫環去睡一覺。

        她們自然是不肯的。

        王笑便打著哈欠說自己也困了,要午睡一下,這才讓她們回屋歇了。

        他昨夜噩夢連天,便迷迷糊糊睡到傍晚。

        醒來后才拿起借來的書,倚在床頭看起來。

        這幾本都是史書。

        實在是難看!

        這時代讀書確實是件辛苦活,標點符號也沒有,注釋也沒有,全篇的通甲字、繁體字,難認得要死。

        他先翻了一本《宋史》,看看那個沒有經歷過烏臺詩案的蘇東坡。

        書上自然不會寫公元某某年,這頁是治平四年發生了什么,下頁又是熙寧初年,接著又是元豐某某年,讓人看得頭大不已。

        于是王笑極有些無奈地爬起身,披著衣服,如退休老干部一般,盯著書本鉆研起來,還時不是提筆做一個記號。

        這天晚上,王笑難得沒有亂跑。

        勉強算是消停了些……

        而同一個夜里,京城中卻還有許多人在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比如,王珠將一個裝滿了銀子的木箱往前推了一推,向坐在自己面前的神樞營參將道:“王某是極想與高將軍交朋友的……”

        再比如,唐芊芊將一封秘信封在蠟丸里,交到花枝手上,輕聲道:“想辦法連夜送出京……”

26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