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38章 大主顧

第38章 大主顧

        馬車到了興旺賭坊的門口,王笑便掏出三百兩銀票遞過去。

        “爺,您這不是為難小的嗎?小的怎么找得開?”那車夫極有些無辜。

        也是,五六十萬呢。

        王笑只好收了銀票,探頭向興旺賭坊看去,向站在門口的保安……不對,保鏢招了招手。

        那大塊頭漢子見是坐馬車來的客人,便走上前來。

        “認得我嗎?”王笑問道。

        “不認得。”大漢道。

        王笑道:“三天前我來過,你還要打我呢。”

        “俺想起來了,你是帶了潑辣娘皮來鬧賭的!”

        “不是,我不是跟他們一伙的……”

        好不容易讓那打手將柜頭喊出來結了車錢,王笑終于步入了興旺賭坊。

        他這次學得乖了,先將三百兩的銀票兌成了散銀。便道:“帶我去見柴爺吧。”

        “我家爺現在沒空見你。等著吧。”

        “要等多久?”王笑頗有些不爽,心道,是不是還要我取個號?

        “且等著。”柜頭道。

        他說著,打量了王笑兩眼,心道:嘿,只做了四十銀子的買賣,派頭卻還不小。我家柴爺在見大主顧,能見你這小蝦米嗎?!

        小柴禾確實是在見大主顧。

        大主顧自然有王笑來時沒有的待遇。

        隱秘的房間,茶水是上好的都勻毛尖。

        “大爺竟難得過來,二爺最近可好?”小柴禾笑問道。

        來人道:“今日我過來不是為了生意上的事,只是一點私事。”

        小柴禾在大客戶面前竟難得的文雅起來,竟還能用些雅詞,道:“愿聞其詳。”

        “說來慚愧,我家娘子被人騙了二萬兩銀子,那伙人扮成放利錢的,許給我娘子頗高的利息。結果卻是連本錢都被吃了。”

        小柴禾會意,道:“大爺你放心,這事交給我定給你查出來。到時候連本帶利讓他們吐出來。你只管描述一下那伙人的形貌。”

        “據我娘子所言,是一個貴婦打扮的女子,年輕不到二十,樣貌極美,江淮口音。帶了個頗丑的丫頭,還帶了個肥頭大耳的馬夫。那女子自稱姓嚴,說自己夫家是揚州來的鹽商,貨太多了,銀子太少了,一時周轉不便。呵,我家娘子論起來也是聰慧之人,不會輕易被騙。但,那女子極會把握人心……”

        來人說到這里,搖搖頭輕聲了一聲:“她心氣高,想證明自己有商才,便落了人家的套。”

        這般評價了一句,來人才接著道:“兩月前,城北徐員外家的老夫人做壽,我娘子在宴上與這女子相識,彼此投機,便有了往來。當時她還說過,那女子是她少見的貌美才高。后來那女子言語提及利錢之事,我家娘子便先放了一千兩在她那,不到兩天,就還了一千一百兩。正是這樣時常借還,我娘子才慢慢相信她,后來又親眼見到她家的鹽船,確實載貨頗多。所以十日前,我娘子又放了二萬兩給她。”

        “就是這鹽業生意,才能讓人最放心啊。”小柴禾道:“那艘鹽船呢?”

        “我查過,那條鹽船也不是她的,住所也是租的,如今已然空了。人已經消失地無影無蹤。”

        小柴禾沉吟道:“嚴,鹽……那想來這姓氏也是假的。”

        “定是假的無疑。”來人道:“對了,她的那丫環名叫花枝。這許是一條線索。”

        小柴禾便有些為難起來,道:“這樣的騙子,一擊既中,可能都已出了京,我也只能盡力找找,大爺也不要抱太大希望了。”

        “我知道。”來人便站起身來。

        小柴禾忙起身相送,又道:“對了,上次二爺要找好用的手統,我已找了幾支。煩請大爺轉告。”

        “我知道了。”

        來人說著,推開門往外走。

        他沒什么見不得人的事,也不走此間的暗門,施施然就向外廳走去。

        那邊大廳里王笑頗有些坐不住,向那柜頭問道:“我要撈的人撈出來沒有?”

        “我不過是個搖骰子的柜頭,如何能知道?”

        王笑被他氣笑了,道:“那為何你們派一個搖骰子的柜頭招呼我?為何不找個專業的人來?”

        那柜頭正要說話,王笑止住他。

        “別說,我懂。”

        說出來我更沒面子。

        分明就是瞧不起我,嫌我辦的事不夠兇。

        這般想著,他百無聊賴地向院里看去。

        這一看,他又是嚇了一跳。

        “大哥?”

        小柴禾在見的大主顧竟然是大哥?

        大哥怎么會在這里?他不是讀書人嗎……

        王笑轉念一笑,若讓王珍見到自己在這里,以后定然不會再讓自己出門。

        這一思量,王笑頗有些慌。

        他轉頭就往外跑,等跑到了外面的賭場,他定眼一看,卻見賭場的大門口,米曲已套了馬車正候在那里。

        王笑四下一看,更加慌張。

        他只好轉身往樓上跑去。

        二樓都是小包間,里面都在推牌九。王笑找了一圈,唯有一個包間是空著,便跑了進去。

        透過包間的窗戶向樓下看去,只見王珍走到場間,居然被一個人攔住了。

        那人與王珍差不多年歲,顯得極是熱情。

        “咦,竟然是王兄!好久不見。”

        “賀兄。”王珍拱拱手。

        “竟難得在這里見到王兄,當年我被逐出書院后,因家中商事輾轉各地,到如今,與王兄有十多年未見了吧?”

        這個賀兄聲音頗大,仿佛被逐出書院是莫大的榮譽般。

        王珍道:“是啊,賀兄風采如昨。”

        “王兄才是風采依舊。猶記當年,小弟最仰慕之人便是王兄你,那時候,王兄你帶我去青樓,我帶你來賭場,實乃互為良師!哈哈!”

        樓下賭場頗有些嘈雜,這個賀兄的聲音卻很清亮,很有穿透力。

        似乎在炫耀他的浪蕩。

        兩句話出口,不少人都看向他,投向了鄙視的目光。

        “昨日我又聽聞王兄你的事跡了,掌摑新科進士,又拿出令弟兩首詞狠狠地摔了那些自命清高的讀書人一巴掌,大快人心吶。”

        “不過是一場誤會而已……”

        王笑目光看去,終于見到王珍拱了拱手似在告別,偏偏姓賀的還依依不舍。

26选5几点开奖 南京期货配资网 舟山体彩飞鱼走势分析 七星彩论坛开奖结果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中奖表图 散户查股网官网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 嘉兴 招聘 配资公司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河南快三豹子号预测 福彩17500cm乐彩网 江西时时彩后一万能码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股票行情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股票黔源电力 广东十一选五万能八码 万豪电玩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