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40章 莊小運

第40章 莊小運

        小柴禾才出了屋子,卻見王珍返身回來。不由笑問道:“大爺怎么還未走?”

        王珍道:“恰逢一位故友,打算玩兩局牌九,便在等兩位朋友過來。”

        小柴禾便哈哈一笑,道:“四個大男人推牌九未免氣悶,我讓人到杏紅樓喚幾個紅綰過來坐陪。今日難得大爺在,怕是連知畫姑娘也能到我這賭坊里來。”

        王珍擺擺手,也不推辭,道:“我其實是又想起一樁事,特來與你說。”

        “但說無妨。”

        王珍沉吟道:“我家娘子有些要強,最是要臉皮子。若是被騙了銀子的事傳出去,她難免羞怒。總之,那騙子能不能找到,倒也無妨。切記不要漏了風聲出去。”

        小柴禾便有些折服——嘖嘖,二萬兩銀子的事,竟還能說得如此云淡風清。看來自己的城府還要多修行啊。

        “大爺但請放心,要是給嫂子掉了一點顏面,你只管拆了我這興旺賭坊的招牌。”小柴禾發了誓,說著又打趣道:“多情酒公子,風流檀玉郎。大爺有這般心思,果然是……盛名之下無虛士。”

        若細數這些年京城歡場中的名士,‘多情酒公子’確實是指王家酒行的長公子,但‘風流檀玉郎’其實指的卻是別人。小柴禾不知就里,只當這兩句是夸一人,故如此說道。

        王珍也懶得說這些,又有些羞愧,擺手道:“往事俱矣,不堪再提。”

        他說著,微微瞇了瞇眼,很有些隨意樣子,似閑聊道:“剛才進去那位,年輕小小的,竟也來找你辦事?”

        若是想打聽別人,小柴禾肯定是不會漏半點口風的。

        但王笑才干了什么事?

        不過是四十兩銀子的小買賣。

        小柴禾便笑言道:“在巡捕營牢里撈了個人,小魚小蝦的。”

        這些年來,大戶人家看中某個犯人的技藝,將人撈出來充作爪牙的不在少數。而這其中,大部分都是看中這些人膽大心狠,敢殺人敢犯禁。

        王珍忽然想到王寶喊的那句“三哥要殺我”,心中便有些駭意。

        他表面上卻是自嘲地笑了笑,打趣道:“如今的年輕人竟已這般厲害。”

        小柴禾哈哈一笑,道:“哪里是,那是個嫩鳥。別人家撈人都是挑些狠厲角色,這小子卻是撈了個焉瓜。哈哈,也許是看那年輕人可憐吧。”

        王珍一愣,才想起王笑去巡捕營認人之事。

        “呵,自己這個弟弟,逛青樓必是有的,畢竟他也是父親的兒子、多情似我。但不論如此,這孩子的心性絕然是不會差的……畢竟,他也是娘親的兒子。”

        這般想著,王珍轉過身施施然回到二樓,開始了今天的活動,推牌九。

        -------------------------------------

        王笑并不知道自己千辛萬苦躲了半天,最后還是落在了大哥眼里。

        此時他正一臉茫然地看著莊小運。

        頭一次有人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王笑有些愣神。

        這一愣神的功夫,卻見那個四五歲的小女孩竟也噗通一下跪在自己面前。

        “青兒也謝恩公救了我小舅,青兒也愿意做牛做馬報答恩公。”

        聲音還很稚氣,卻很恭謹。

        說著,小女孩又工工整整地磕了三個響頭。

        若說前先莊小運那一跪,王笑只是愣神。此時五歲不到的青兒這一跪,卻讓他極有些難受起來。

        這感覺大概是,懂事得讓人心疼。

        卻是什么樣的生活際遇?能讓這么個一丁點大的孩子懂事到這樣的程度。

        他便手慌腳忙地將一大一小兩個人扶起來,很是勸慰了一番。

        旁邊那柜頭卻是笑著對王笑道:“爺,您這樁生意已經打點清楚了,且收了這張契書,便是錢貨兩訖。”

        說著,掏出一張契書遞給王笑。

        王笑愣了愣:“這是什么?”

        “當然是他們舅侄倆的賣身契啊。”柜頭道。

        王笑道:“為何會有這賣身契?”

        “瞧您這話說的,不然您花四十兩銀子做善事不成?雖然說起來,這兩人的品相遠遠不值這個價……”

        王笑氣極——這個價?這是你們開的價好不好?!

        他隨手接過那書契,也不看,徑直遞在莊小運前面,道:“這個賣身契你且拿回去。”

        莊小運卻是搖了搖頭,頗有些堅決道:“我懂規矩,沒有收回去的道理。”

        青兒則是很有些緊張,咬著指頭,眼巴巴地看著那契書。

        王笑便道:“人又不是物件,哪有賣來賣去的道理?”

        那邊莊小運卻只是搖頭。

        那柜頭便拉了王笑一把,將他拉到旁邊。

        “爺,有些事您怕是不懂,小的得和您講清楚。”柜頭道:“咱們撈人,都是為了用人對吧。但要怎么用呢?人心易變,這時長日久的,你怎知對方會不會背叛你?”

        “有這書契在手就不同了,他生是你的人,生下來的子孫后代也是你的人。若有一天想要背叛你,那就是惡仆傷主,世道不容。天下之大,再沒有背主之仆的容身之處。這樣的人用起來才放心,我們才能做到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事情才能做好,您說對吧?”

        王笑卻只是盯著柜頭看,很有興趣的樣子。

        柜頭又道:“反過來說也是一樣的,這年景一年不如一年了,人命一年比一年賤。他不把自己賣給你,怎么知道你能養他一輩子?又怎么知道你能養他這侄女一輩子?再比如說,我們賭坊這些打手,一月三兩銀子看起來多,吃喝還要自理,卻是拿命換的銀錢,你瞧那天他們被那兩個小崽子打成什么樣了。哪天賭坊不要他了就是不要他的,那便是斷了生計。人啊,是會被餓死的!總而言之,言而總之。一張紙契在手,他也安心,你也安心。大家都安心。您明白了嗎?我的爺。”

        這柜頭一席話說完,王笑很有些動容。

        “你叫什么名字?”王笑問道。

        “小的名叫崔老三。”

        王笑道:“我是問你大名。”

        “小的大名就叫崔老三。”

        王笑:“好吧。你讀過書?”

        崔老三笑道:“爺,你太抬舉小的了,小的屁字都不識一個,不過是個搖骰子的。”

        王笑道:“那你竟還會些成語?”

        崔老三道:“小的常在前面的茶館聽書。”

        “難得你能把一件事琢磨透了,還能講得清楚。”王笑沉吟道:“可愿跟著我做事?”

        崔老三一愣。

        嘿,這嫩鳥,又在挖墻角了。

        老子在柴爺手底下剛升了官,前途無量。卻連你名字都不知道,能跟著你這樣細皮嫩肉的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曹阿瞞也配挖關云長?

        崔老三便笑道:“小的如今在里邊做事,往后爺您過來,還得小的招待。這也算是為您干事。”

        “盡說些場面話。”

        王寶瞪了崔老三一眼,轉頭向莊小運走去。

        還沒到跟前,他便聽到青兒在對莊小運說:“小舅,恩公是不是不要咱們?那是不是就不像你說的那樣,能有飯吃了?”

        莊小運便有些黯然。

        看著青兒期待的眼神,他心中嘆道,若是那樣的話,要想養活青兒,也只能學白老虎那些人,開始去學著偷搶擄掠了……

        青兒一句話落在王笑耳里,讓王笑極有些心酸。

        本以為她眼巴巴地看著自己,是怕自己收了這賣身契,原來卻是怕自己不收。

        他便有些猶豫起來。

        他猶豫了良久,耿當、莊小運、崔老三、青兒也盯著他看了良久。

        “我是誠心雇你。”終于,王笑開口道。

        “我知道,我收了這兩張書契,大家都安心。但我還是不想要你的賣身契……前兩天,我家里有兩個丫環被人打死了。我之前都沒見過她們,第一次見面,見到的就是她們的尸體。這兩人,一個與主子有染,一個偷主人東西。被打死了誰都沒話說。但我覺得不應該這樣子,人不是物件,沒有被買來賣去,隨意處置的道理。

        今天你們信得過我,簽了這契紙將自己賣給我。是,很可能我們一世人,兩兩相好、主仆和諧。但以后呢?我會有妻子孩子,你亦會有妻子孩子,若我的子孫不肖,肆意欺凌你的子孫,又當如何?!你若信我,便信我所言——終有一日,人存世上,只憑雙手勤懇勞作便能食得裹腹,不用再賣兒賣女、寄于富戶屋檐之下才得心安。

        我見到你囫圇身陷,覺得你忠肝義膽,便撈你出來,又打算花錢雇你,是因為看種你的武技、信任你的人品。我往后有些事想讓你幫我做,也想讓你護衛我。你能為你姐姐、姐夫、侄女做的,我相信你也能為我做。而我既能撈你出來,也請你相信,我不會棄你不顧。

        昨日我大哥讀陶淵明詩句讀到的是‘分散逐風轉,此已非常身’,我讀到的卻是——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我雇你,是想以性命相托。若只靠一紙契書維系,那不要也罷。”

        王笑一席話說完,莊小運淚流滿面。

        待聽得‘性命相托’四字,他猛然又是雙膝跪地,喊道:“愿為恩公效死!”

26选5几点开奖 十一运夺金专家预测 排列五宗合板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即时开奖 快三彩票预测软件 二分时时彩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 宁夏11选五走势图前三 湖北新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北京快3助手软件 河南快三对子最大遗漏 腾讯二分彩开奖号码 福彩6十1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钟走势图 2010年股票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附近的建材市场 安徽快三出号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