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42章 纓在南

第42章 纓在南

        因王笑對這幾間屋子都不太滿意,那齙牙先生便道:“幾位爺若不在意價格,北面倒有不錯的院子……”

        其實他一看王笑的衣著便知他不會滿意甜井巷的屋子,但先看了差的,一會再看好的,自然容易看上眼。

        果然,接下來看的這個院子王笑便頗為滿意。

        除了采光稍微差點,樣樣都好。

        “爺若是定下來租這院子,還能送許多壇酒。”齙牙先生笑道:“這院子王家原是分配給酒行里一個管事住的,如今他兒子得了主家青眼,當上了掌柜,買了自己的宅子,王家才將這院子租出去。這院中留下的卻是老掌柜帶回來的酒,因是后幾鍋的劣酒,他兒子不稀罕帶。但勁道還是很足的……”

        “好!”

        王笑還未說話,秦小竺已在那酒壇子上一拍,道:“我覺得這間院子好。格局大方,要屋有屋,要廳有廳,還有送酒。老虎,你說呢?”

        王笑極為無語——自己好歹也是堂堂王家三少爺,自家掌柜都嫌棄的酒,還想打動自己?

        還有這個秦小竺,前一刻還說拿糧食釀酒是天殺的,此時卻是饞起酒來了。

        但既然院子適合,他還是道:“好吧,那就租下來。小運,你以后就住這。”

        莊小運正要說話。

        秦小竺插話道:“這么大院子,他一人住?”

        王笑道:“以后我再雇了別人也有地方安置。”

        “以后是以后。”秦小竺嘆了口氣道:“老虎啊,你不如讓我們姐弟也搬過來住吧?”

        “哈?”秦玄策正掀著封泥在那聞,聽了這話吃了一驚。

        “姐,我們好歹也是……住這種地方,難免掉了身份。”他附在秦小竺耳邊輕聲道。

        秦小竺道:“呸,我就要讓別人看我們笑話!再說了,現在那會館住著,一月得多少銀子?這里卻是不要錢的。”

        她接著又道:“死人堆里都躺過,躺哪里不是躺?”

        秦玄策點點頭,深以為然。

        “對,反正我們天天也不著家。”

        他說著,也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就樂了,咧開嘴笑了一聲……

        “老虎兄,就這么定了吧。我們姐弟從關外入京,漂泊在外,輸光了錢銀,實在是沒有去處了。你這院子屋子多,隨便分兩間給我們就打發了,哪怕是柴房也好。”秦小竺道。

        王笑曾經親眼看到她一個人打翻了三個鐵塔般的大漢。

        這樣的勇武之人,還不是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幾人都是少年心性,沒那么多講究,事情便這樣有些潦草地定了下來。

        那齙牙先生便道:“既然如此,爺您不妨隨我去找連管家簽契書。”

        “連管家?可是叫連貴?”王笑問道。

        連貴是王家的前院的二管家,因家中管家只有他一人姓連,故而王笑有此一問。

        齙牙先生訝道:“爺您竟然認得連管家?”

        王笑頗有些無語——自己這個三少爺還要向自家租房子。

        他只好背過手,故作高深道:“因生意上的事,我與他打過幾回交道。既然如此,我便不好出面了,以免他看我面子,少收了租金,這樣不好。”

        齙牙先生道:“爺您不占人便宜,小的實在敬佩。”

        王笑便讓莊小運去簽契書。

        趁著這會功夫,秦小竺姐弟毫不客氣地先挑了兩個房間。

        待莊小運與齙牙先生回來,王笑接過那契書,見上面的簽字畫押,戶主卻是二叔王秫的大名。

        再一看地址。

        積雪巷,西三十六號?

        又想到積雪巷東七號住著的唐芊芊,他不由心中微顫,低頭笑了一笑。

        將那契書收好,王笑又對那齙牙先生問道:“我還想買個宅子,可有在賣的?”

        “有有有,爺想要買怎樣的宅子?”

        王笑早已想得清楚,道:“要二進院,格局方正,堂屋明凈,我是居家自住的。也是要離這王家大院近,好沾些富貴氣。”

        遇到這樣的大主顧,齙牙先生自然是喜意連連,讓人套了牙行的馬車,便帶王笑開始看宅子。

        在路上時齙牙先生便開始介紹起來,楚朝的房價不算貴,一般的州縣宅子基本是幾十到一百多兩銀子價格。但京城居大不易,而清水坊這個地段,那種暗乎乎不帶院子的小破屋便要二百多兩銀子起跳了。

        結果連看了好幾處,王笑都不太滿意。

        待待售的幾家宅子全都看過之后,那齙牙先生便有些為難起來。

        “爺您若是一定要離王家大院近的宅子,可就沒有了。”

        “真沒有了?”王笑頗有些不甘,“我說了,想沾些富貴氣。”

        “若說有,卻還有一處,只是已經被人訂下來,但今晚才來付定金,若是您想要,倒是可以看看。”

        王笑便明白過來,道:“我誠心想買,若是合意的,我另封你一份跑腿錢……”

        齙牙先生聽了便欣然答應。

        這是一間二進的大院子。

        “這宅子在王家的南邊,光線不會被他家的墻擋住。格局正向朝南,十分亮堂、冬暖夏涼。前有院,后有花園,鬧中取靜……”齙牙先生贊了良久,又說道:“這宅子本是一位工部官老爺住的,如今他升遷到了南邊,才打算賣了。家人急著出手,價格極是劃算。若非爺對前面的宅子不滿意,小的是不會帶爺看這里的,畢竟這院子已有主顧訂下了。”

        王笑也不說話,站在后花園的石桌上往院墻外看去,隔著條細細的小溪便是王家的高高南墻。

        他不禁沉吟起來。

        若真是娶了公主,怕是想見纓兒也難,畢竟王家是家大業大,閑雜人等又多,誰知道哪些是別人的耳目。

        但,如果纓兒住在這里,自己時常回王家,便可以從那個院墻處翻過來,神不知鬼不覺……

        如此一來,纓在南,芊在北。

        王笑搖了搖頭,暗罵自己道:想什么呢。

        他便問道:“這樣貼著王家大院的宅子只有這一處了?”

        “只有這一處了。”

        “多少錢?”

        齙牙先生道:“本是三千二百兩,那主顧還價到三千一百兩。”

        “這么貴?!”

        “貴?這個價可是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了,這可是京城的二進院大宅子。天子腳下,多少達官貴人想買宅子都買不到,爺您住幾年,到時候賣了轉手還能賺一筆呢。您再看這梁柱,這成套的桌椅,都是上好的木頭,保養得也好。后園的花草樹木,也都是名貴的……”

        王笑沉吟起來。

        ——換算起來,六百萬元……若按平方算也是便宜的,這地段,這戶型,市中心獨棟大別墅,帶花園帶馬車位,還送裝修、送家具。

        何況自己和纓兒還是剛需。

        但就是錢不夠,手上的銀錢算起來,還差那么個二千八百多兩……

26选5几点开奖 061期排列3试机号 快乐10分口诀开奖 股票要多少钱才能开户 智富配资 11远5北京开奖走势图 2019年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我家理财 全国快三开奖平台 今日内蒙快三预测号码 幸运农场实时预测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软件 东方6加1兑奖规则 广西11选5购彩平台 全球股市估值 上证指数吧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