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43章 大板車

第43章 大板車

        秦小竺本來對王笑買宅子的想法很有些無法茍同,路上還勸過他道:“大丈夫以天為蓋,以地為輿。買什么宅子?阿策,你說呢?”

        秦玄策便道:“不能買!求田問舍,怕應羞見,劉郎才氣。”

        但等到真逛了這宅子,秦小竺卻是背著手轉了幾圈,點頭贊道:“這宅子不錯,就是前院小了一點,擺不開架勢練武,但住著肯定舒服。娘希匹,你們關內人就是懂享受。老虎兄,我要是你,我就買了。阿策,你說呢?”

        秦玄策便道:“買!千金散盡還復來。”

        王笑翻了個白眼,懶得理這對姐弟。

        耳邊齙牙先生還在說著:“爺您看,這后花園的景致……這里還有個秋千架,以后您娶了夫人,便可在此舉案齊眉。”

        秦玄策便壞笑道:“嘖嘖。蹴罷秋千,起來慵整纖纖手。露濃花瘦,薄汗輕衣透。”

        王笑轉頭看去,恍惚中似乎看到纓兒正坐在秋千上,終于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唉,錢是王八蛋,真是很難賺。

        他便嘆道:“我如今還差些銀錢,均我些日子,等我賺夠了錢再來買,行嗎?”

        齙牙先生便有些失望起來。

        “爺,您也知道的,這宅子今晚就有主顧下定的。”

        王笑嘆道:“手頭實在沒有這么多銀子,你們這又不能按揭。”

        齙牙先生不知‘按揭’為何物,便賠笑道:“若是爺差些銀錢,先前看的那些屋子里可有滿意的?東邊那間,還可以再殺殺價,二百五十兩銀子便能拿下來。”

        看過了此間,王笑便對那種連院子都不帶的小破屋不再感興趣,有些失落地搖了搖頭。

        又看了那院墻一眼,他道:“既然如此,也只能等我賺了銀子,再托你替我找間這樣的宅子。”

        “也好。”那齙牙先生勉強賠著笑臉,喃喃道:“只是到時這樣的宅子卻不太好找。”

        買賣雖然沒做成,王笑卻還是依著先頭所說的,另許了一份跑腿錢給這房牙。

        齙牙先生便喜上眉梢,滿口笑道:“爺下回再要置業,只管來找小的。”

        幾人出了宅子,齙牙先生便將門鎖上。

        王笑向緊閉的朱紅色大門揮了揮手,有些興意闌珊。

        秦小竺便大笑道:“莫要敗了興致,我們去采買些物件,然后去喝酒!”

        她說著,在青兒小臉上捏了一把,笑問道:“去喝酒嘍,青兒高興嗎?”

        青兒自然不會覺得去喝酒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卻還是乖乖道:“高興。”

        幾人便逛到一條頗為熱鬧的大街。

        先是找了家車行,耿當租借了輛馬車去拿青兒的行李物件。

        秦玄策便道:“正好我與你一道去,將那點破家當也收拾過來。”

        秦小竺則是拉著王笑開始采買。

        “這個醬牛肉味道真他娘的不錯,切兩斤來。”

        “賊殺才,我竟是渾身上下就只剩這點銅板。老虎兄,不如你仗義疏財……”

        “唔,如今天涼了,是該再添些被褥。店家,你只管打三床來,都要這般厚的。老虎兄,來,再疏一下財……”

        “青兒,這個茶葉蛋,聞著香不香?老虎,來疏……”

        王老虎:“……”

        -------------------------------------

        “就在這了,耿大哥你等我一會。”秦玄策道。

        耿當抬頭一看,卻是一座頗氣派的建筑,門口的牌匾上是鐵劃銀勾的“遼東驛館”四個大字,字體極有氣勢。

        耿當與門口的石獅子對望了一眼,聳了聳腦袋。也不知這秦姓姐弟倆什么來路,竟住這樣氣派的地方。

        過了一會,秦玄策才出來,手支著車轅向耿當賠笑道:“耿大哥,有沒有銀子借我幾兩?”

        耿當一愣。

        他懷里揣著二兩銀子,本指著抽空買些好禮物回村里一趟。此時秦玄策問起,他便毫不猶豫摸出來遞了過去。

        秦玄策嘿嘿一笑,道:“耿大哥再稍等我一會。”

        一會之后,卻見秦玄策走了出來,一邊肩上挑著一柄長槍,另一邊肩上挑著一柄長刀。兩件長兵器上各掛了兩個包袱。

        “嘭”的一聲大響。

        秦玄策將刀槍丟到馬車里,馬車便開始吱吱呀呀響起來。

        “莫不會散架了吧?”

        “放心,也沒有很重。”秦玄策大大咧咧笑了一句,坐到車轅上與耿當并肩駕車,笑道:“走吧,總算離開這晦氣地方。駕!”

        拉車的老馬打了個響鼻,似乎頗有不爽。

        耿當其實有些好奇秦玄策是什么人的,但人家不說,他也不好問。

        兩人一路上便還是討論些與武藝有關的事,路上若遇到好看的小娘子,秦玄策便笑著與人家招手打招呼。

        這樣輕佻的行徑讓耿當很有些驚慌失措。

        在耿當想來,這樣很容易被人家罵作“登徒子”之類的。

        沒想到那些小姑娘卻往往都是低頭羞澀一笑,竟還有向秦玄策揮手帕的。

        這讓耿當感到極有些不可思議……

        兩人回了積雪巷西三十六號,卸了行李,便去車行還馬車。

        到了車行,竟正好見到莊小運在租板車。

        “租板車做啥?”耿當好奇道。

        莊小運道:“運東西。”

        運東西?耿當依舊有些不明白。

        等三人推著板車到了一家頗為氣派的酒樓門口,他就有些口瞪口呆。

        卻見地上滿滿當當的東西,堆了有一人高。棉被絮褥、鍋碗瓢盆應有盡有。

        秦小竺牽著青兒站在旁邊,兩人手里還各拿了一個雞腿。

        王笑臉上則是帶著苦笑。

        接著,酒樓里魚貫走出幾個伙計,提了好幾個食盒放在板車上,又放了好幾壺酒。

        秦小竺道:“今天既是剛搬了家,我們帶菜回去吃。算是開灶,圖個吉利。”

        秦玄策、耿當、莊小運便開始搬東西。

        秦小竺頗有些高興,大喊道:“回去喝酒嘍。”

        說著,她抱起青兒就往板車上一放。

        青兒坐在食盒上,極有些不好意思,忙道:“青兒可以自己走。”

        “走什么走,我們倆是姑娘,坐大板車。”說著,秦小竺自己也往板車上一坐。

        拉板車的莊小運便有些無語。

        一行人便這般拉著板車,載著酒菜,招搖過市地回到了積雪巷西三十六號。

        此時天正好黑下來。

        結果發現,秦小竺買了整條街,卻忘了買燭火。

        他們只好將菜擺在板車上,就在月光下吃起來。

        耿當、青兒、莊小運都窮,都許久都沒吃到肉,一開始還吃得頗為矜持。后來看秦小竺點的菜肯定是要剩的,便放開了肚皮吃,極有些盡興。

        頗有些過份的是,秦小竺趁人不注意,沾了兩筷子酒喂青兒,還道:“不過是些和水一樣的竹葉青,有什么打緊。”

        青兒卻是整個臉都紅了,原本靦腆的性子也變得有些不同起來。

        “小舅,這個好好吃!”

        “小舅,這個也好好吃……”

        “恩公,這個這個,太好吃了……”

        王笑看著青兒,既覺得無奈又覺得有趣。

        耿當卻是俯在他耳邊,很有些擔憂地小聲說道:“不能讓娃兒跟著這粗悍丫頭學野了,以后會嫁不出去的。”

        “哈。”王笑便輕笑了一聲,有心讓秦小竺不許再給青兒喂酒,但想到她打架的樣子,又不敢吱聲。

        下一刻,秦小竺在耿當背上一拍,罵道:“殺才,你在背后講我壞話。”

        “俺沒說你壞話。”耿當嚇了一跳。

        秦小竺卻是哈哈大笑道:“罰酒三杯!”

        耿當便老老實實喝了三杯……

26选5几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