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53章 美男計

第53章 美男計

        五豐街十三號。

        牌匾是新掛上去的。

        頗為大氣的四個字——笑談煤鋪。

        圍繞著這間大鋪子,事情其實已經醞釀了兩天了。

        京城做煤炭生意的好幾家都有派人來過,既有煤炭的廠家,也有經銷商,甚至還有做零散小買賣的。

        大家都是經營炭火的,自然知道天氣轉冷只在這兩日間,這北方的天氣一旦冷起來,沒有炭火誰能受得住?

        往年這時候大家都在等著數錢,今年卻只有濃濃的危機感。

        出來蜂窩煤這個東西不可怕,別人可以做,自己也可以做,又不難。

        可怕的是這背后的人太自私、太霸道,竟是只想著自己大賺一筆。

        這人先把煤渣收光了,才開始大肆做蜂窩煤,又把價格定得那么低,讓別人沒有操作的空間。這是一開始就打定主意要把整鍋都端走,不許別人分一杯羮。

        “這么低的價格,大家伙學著他做?既賣不上錢,又晚了一步。依他目前的手段看,入冬前我們未必能擠得死他,怎么辦?”

        “怎么辦?全京城的煤渣都給他收了,你總不能把上好的煤炭砸成渣,擠成蜂窩,再跟他賣一樣的價。”

        “呸,這個人的心啊,竟然能壞到這個地步。”

        “那就弄他!”

        “對,弄他!”

        于是大家伙一合計,還是得給這人一個教訓。

        大家都是體面人,自然不會一群人圍上來七嘴八舌地說“你們不能自己把錢全賺了”之類的話,于是派了個名叫鄭文星的代表來談。

        兩天來,鄭文星已經在笑談煤鋪扯皮了很多次了,對方出面的是個老掌柜,看著笑吟吟的,卻極是強硬。

        鄭文星先表示想向笑談煤鋪進貨,咨詢一個進貨價。對方的老掌柜卻表示一文錢都不能讓。

        鄭文星又表示可以依原價進貨,但大家一起將零售價往上漲一漲,大家一起發財。對方卻表示一文錢都不會漲。

        鄭文星只當對方不明白,便笑著勸了好一會,道是如此一來,你笑談煤鋪其實還能多賺一些。

        “畢竟現在的價格確實是賣得太低了。”

        那老掌柜便道:“沒關系,我們少賺一點也無妨。”

        這便是故意的了,鄭文星心中冷笑,面上卻還是一幅笑臉,道:“那這樣吧,你們有多少蜂窩煤,鄭某全收了。”

        他心道:本想帶你們入行玩,你們不玩,那便滾吧。今天我收了你們所有貨,過幾個月新的煤渣到了,我讓你在這行立不下去。

        沒每想到那老掌柜道:“不好意思,我們東主說了,目前我們的貨是……是什么狀態來著……對了,限購!一家一天最多買三車。”

        鄭文星臉上的笑意便僵住。

        這便是給臉不要臉了!

        給你賺錢的門路你不走,那便去死吧!

        鄭文星看了一眼笑談煤鋪里堆得滿滿的、整整齊齊的蜂窩煤,怒由心起,惡向膽邊生。

        “這京城里竟還有這樣不識好歹的人!告訴你家東主,讓他等著瞧吧。”

        老掌柜道:“鄭爺慢走,敝店下午有‘優惠活動’,鄭爺到時也可以來看看。”

        看著怒氣沖沖的鄭文星摔門而出,老掌柜便走到鋪子前望了望。

        街上已站了很多人。

        有人見他出來,便喊道:“唐掌柜,什么時候開始賣煤?我等著燒火呢。”

        老掌柜便擺手笑道:“大家要買煤的現在自然也可以買,但一會我們店里有活動,現在買就怕大家伙吃虧了。”

        便有人喧嘩起來——

        “啥叫活動?要去哪里活動?”

        “蠢貨,活動就是要再讓價……”

        接著便是一陣議論之聲,極是熱鬧。

        唐掌柜又是安撫了好一會,轉頭正想進店休息,卻見有伙計引著一個極俊俏的少年,道是要見自己。

        這少年面嫩得很,卻是穿著箭袖服,也不知是不是武人。

        但看到衣服質地不錯,想來也是富貴人家出身。

        唐掌柜這兩日見多了這些人,只道他也是想與自己談生意的,便笑了笑,讓伙計招呼他到里間坐下。

        那少年神色有些激動。

        唐掌柜笑了笑,說道:“敝人唐伯望,忝為此間的掌柜,公子有何事相商?”

        少年聽他名號,愣了一愣。

        唐伯望見他神情,笑道:“公子莫非是聽過老夫的名字?”

        “老先生竟是姓唐?”那少年道,似乎變得恭謹了些,神情間竟還有些澀然。

        “不錯。”唐伯望撫須應道,心道,你這不是廢話嗎?

        “敢問公子高姓大名?”

        卻聽那少年道:“小輩名叫……王老虎,想請見老先生的……嗯……東主。”

        唐伯望又打量了這王老虎一眼,也不知這少年為何這么客氣。

        王笑卻是心中翻滾。

        他本以為唐芊芊是騙了自己,帶著生意上的錢跑路了。

        沒想到他在那小煤鋪前面站了一會,卻聽到有人說“今天要買煤,要到五豐街的笑談煤鋪,聽說有大活動呢,這家把所有的煤都運過去啦……”

        王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當時的心境。

        劫后余生的慶幸?

        總之,一瞬間驚喜也有,自責自己錯怪唐芊芊也有,贊嘆自己看人的眼光準也有……

        千頭萬緒涌上來,他心中五味雜陳,便匆匆趕過來,只想著盡快見唐芊芊一面,將她……好好夸上一夸。

        此時,王笑見眼前這個唐伯望年過五旬,相貌堂堂,頗有氣度,絕不是一般人。

        他心中一跳,不由暗道:“這莫不是唐芊芊的爹?”

        如此想著,他再打量了這撫須而坐的唐伯望一眼,一股敬意油然而生。

        唐伯望卻是淡淡道:“如今想見我家東主的人確實不少。但我家東主已將此間之事全權托我。公子有事但與我說不妨。”

        全權托你?

        那定然是了。

        王笑點點頭,道:“我們打算今天下午就做活動?”

        “不錯。”

        “她卻也不提早和我說。”王笑道,心說沒有手機就是不方便。

        他便沉吟道:“若是準備好了,早些做也好,天馬上就要冷了。但人手一定要備足,免得出了亂子……”

        唐伯望皺了皺眉,疑問道:“這位公子,你到底所謂何來?”

        王笑便擺出一派穩沉的樣子,微微一笑,道:“唐姑娘人在哪里?老先生讓她與我一見便知。”

        唐伯望微微有些恍神。

        許多年沒見過這樣的美少年了,豐神俊朗,公子如玉。

        呵呵。唐伯望不由心中冷笑起來:

        這些人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了。

        也不知這些人哪里打聽出我東主是個女子,居然找了這樣一個美少年來,想騙老夫去把我東主引出來。

        這竟是個……美男計?

        呵,利令智昏,竟出這樣的昏招。

        “公子既無事相商,便請自去吧。”唐伯望站起身,淡淡道。

        “老先生你聽我說……”王笑還待開口。

        唐伯望見他還要糾纏,不耐煩地揮了揮身,便有兩個伙計上前攔住王笑,極有禮貌地笑道:“公子請回吧……”

26选5几点开奖 福彩3d三天计划必出 安徽快三计划软件 天津十一选五中奖详情 海南体彩飞鱼在线购买 体育彩票官网 双人急速赛车 云南快乐10分中奖规则金额 最好用的股票分析软件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111期 甘肃十一选五预测号码推荐 上海快3走势图1000 手机微信真钱打麻将 搞活动的时时彩平台 河南体育彩票十一选五 002540股票分析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加油卡备付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