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我非癡愚實乃純良在線閱讀 - 第56章 賭公子

第56章 賭公子

        茶室中,三個老掌柜站在窗前,深深吸了口氣。

        后生可畏啊。

        今日之后,再有人仿制這蜂窩煤,也難以與笑談煤鋪搶生意了。

        街上時不時響起“打跑這些奸商,保護低價煤”之類的呼聲,唐芊芊卻只是搖頭笑了笑,一派運籌帷幄的模樣。

        說起來,她心里是微微有些得意的。

        “這大概便是他說的‘想賺消費者的錢,先賺消費者的心’吧,也不知哪來的歪理。”

        桌上的火盆子實在有些熱,唐芊芊拿起團扇輕輕扇了扇,開口道:“三位可知何謂‘品牌’?”

        她一說話,三個老掌柜便重新坐了下來。

        “這京中百姓只要用煤,便會想起‘錢財幾許都付笑談’八個字,他們便不會去別家買……這便是品牌。”

        文有才“哈哈”一笑,道:“這句話聽著大義凜然,卻是包藏禍心。”

        唐芊芊笑道:“包藏禍心言重了,一語雙關而已。”

        陸方之便也笑起來。

        何成一愣,想了想,才明白這句話卻是“你有多少錢,都付到‘笑談煤鋪’里來”的意思。

        “對了,剛才說到哪兒了?”

        唐芊芊輕羅小扇,很有些游刃有余的樣子。

        “唔,說到我們小夫妻剛入行,想要拜碼頭。”她笑道:“今日這樣的鐵爐子一共有三個,三位掌柜各帶一個回去,煩請與貴東主說,這是我們送的拜碼頭的禮物。”

        文有才便道:“既然收了禮物,卻還要知道你們想入得是哪一個碼頭?”

        “我夫君說了,蜂窩煤只是試手,他不在乎能賺多少銀子。他在乎的是能與你們這些業界的前輩們學習,學海無涯嘛,然后再一起做些什么生意……”

        唐芊芊說到這里頓了一頓,才道:“比如說……煤礦。”

        陸方之眼皮一跳。

        文有才與何成再次對望一眼。

        唐芊芊說著,拿茶杯在那鐵爐子上輕輕碰了一下。

        “叮”的一聲。頗有些清脆。

        “對了,還有鐵礦。”她說道,“我夫君說他一生別無所求,但求家中有礦。”

        幾人沉默下來。

        只用了兩息時間,陸方之就已做出了決定。

        事情他已經看得很明白了,笑談煤行展示過了足夠的實力,也表明了極大的野心。

        但這攤子比較大,如今卻是要讓東家做決定要不要與對方見面了。

        桌子周圍確實有些熱,陸方之擦了擦頭上的汗。道:“唐老板的話老夫聽明白了,老夫要回去與我家東主說,這便告辭了。”

        他說著,伸手提起桌上的鐵爐子,道:“再會。”

        如此一來,文有才便著急起來。

        但他想了想,卻還是拱手道:“說了這么久,唐老板不如把你夫君請出來,也好讓老夫心中有數。”

        他這么一說,何成便道:“不錯,既是要合作,總歸是要見到正主的。”

        陸方之才轉頭走了兩步,聽到這句話便停下腳步。

        他也想看看,唐芊芊那所謂的夫君會不會出來……

        正在此時。

        卻見花枝走了進來,對唐芊芊低聲道:“有個人想見你,道是有要事商談。”

        唐芊芊微有些詫異,自語道:“還有人能找到這里?那……讓他進來吧。”

        她心中暗道,正好給這三個老匹夫一些壓力。

        不一會兒,一個三十歲左右的男子走進茶室。

        他衣著打扮如公子哥一般,舉止中卻透著精干。

        人還未到,聲已至。

        “幾個老家伙做事婆婆媽媽的,放著金山也不知道挖。”

        聲音清亮,語氣卻頗有些不屑。

        何成眉頭一皺,躬身喚道:“九少爺。”

        賀琬笑道:“哈哈,竟是何叔在這里?小九剛才言語失當了……大哥也真是,什么事都讓何叔跑腿,也不怕累著你。”

        何成道:“謝九少爺關心,這是老夫該做的。”

        賀琬道:“哪能讓何叔如此辛苦?你不妨回去告訴大哥,今天這事小弟替他辦便是。”

        陸方之聽到這句話,暗道賀家既然來了能作主的人,自己卻也不好再耽擱了,得回去找東家商議才行。

        他也不再多呆,邁開步子就走。

        那邊賀琬卻已不再搭理何成,他看了唐芊芊一眼,眼神一亮,卻又很快恢復清明。

        “沒想到這樣的手筆,卻是一個女子所為。”賀琬笑道。

        唐芊芊笑道:“小女子只是出面招待幾位老掌柜,其它的卻是我夫君布下的策略呢。”

        賀琬點點頭,道:“敢問怎么稱呼?”

        唐芊芊道:“叫我唐老板也可,王夫人也可。”

        賀琬道:“王夫人既在此,王相公又在何處?”

        唐芊芊轉頭看向窗外,悠悠道:“他卻為何要見你?”

        “因為你找這三個掌柜來要談的合作,與我也可以談。”

        賀琬說著徑直在椅子上坐下來,靠著椅靠,架著二郎腿,頗有幾份自如。

        唐芊芊不喜他的氣盛,道:“可惜你來晚了,我也說累了,懶得再說一遍。”

        賀琬道:“沒關系,該了解地我都了解了,我可以直接合作。你們給我大哥的那份所謂的‘計劃書’我也看了一部分,有點意思……”

        “這么說,賀公子是在令兄處安插了眼線?”唐芊芊道。

        賀琬擺手笑道:“我不小心看到了,如此而已。”

        他雖然這么說著,臉上卻帶著些傲慢的笑。

        這樣的笑容落在何成眼里,便是頗有些囂張了。

        “這樣的事,大哥居然沒有親自過來,實在是有些沒眼光。”賀琬道:“何叔你不要用這樣的眼光看我……你放心,我既然來了,此事我們賀家已占了先機。哈哈,勿慮勿慮。”

        他說著,竟伸手在何成肩上拍了拍,自顧自說道:“煤、鐵這種賭局,賠率最是高,贏面又是最大。閉著眼下注的事,居然還有人要拿捏考慮?哈哈。”

        一席話說完,文有術與何成一對望,實在有些無語。

        唐芊芊卻也未見得高興。

        談生意,對方不按自己的節奏來,定是頗為強勢之人,他看事又透,顯然不是能吃虧的主。

        下一刻,卻聽賀琬道:“這疊銀票大概有三萬兩千兩。哈哈,唐老板王夫人,簽契書吧。”

        “啪”的一聲響。

        如在賭場下注一般,他將一疊銀票拍在桌上。

        下完注,賀琬有些百無聊賴地看了文有才一眼,皺眉道:“你又是哪家的?聞起來竟有一絲,讀書人的酸氣……”

26选5几点开奖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 期货配资App 江西快3appqicp—me 腾讯分分彩 一分彩计划导师专家 福建十一选五官网 2008年上证指数 广西十一选5网投 广西快乐十分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北京pk拾手机app排行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_云南快乐十分选三前直遗漏-爱彩乐 佳永配资正规不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1 五分彩定位胆玩法介绍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技巧 内蒙古十一选五和值走势图